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女学热点

从性别视角看科学对女性的无知

——珍妮特·考兰尼谈“科学与无知的产生”

作者:董美珍 张聪惠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9-07-02

编者按

近日,美国圣母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珍妮特·考兰尼在南京师范大学做题为“科学与无知的产生”讲座。考兰尼教授特别谈到科学对女性认识的无知。她分析发现,科学在生产知识的同时不可避免地生产无知,特别是对女性的无知。考兰尼以科学史大量事例阐释了科学对女性无知的建构。由此,考兰尼呼吁,要重视女性在科学研究活动中的重要价值,实现两性平等发展。

■ 董美珍 张聪惠

近日,美国圣母大学哲学系副教授,性别研究中心、约翰·J·瑞利科学、技术与价值中心研究成员珍妮特·考兰尼(Janet Kourany)在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做题为“科学与无知的产生”的讲座。她分析发现,由于科学研究的过程和结果依赖诸多因素,如科学家的立场与情境、研究课题的选择、科研经费的支助,以及对科研结果的解释等,科学在生产知识的同时也在生产无知,特别是对女性的无知。

科学何以生产无知?

随着科学技术哲学的不断发展,人们对科学的反思愈加深入。自20世纪七八十年代女性主义进入科学领域以来,科学关于女性的无知越来越被揭露出来。珍尼特·考兰尼指出一个往往被大众忽视的关键问题,即科学在生产知识的同时也在生产无知,原因何在呢?

考兰尼首先分析了科学知识获得成功的几个原因:一是众多敬业且富有想象力的科学家勇于打破旧观念,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二是慷慨的财政和社会支持;三是数学和其他技术工具的运用;第四也最重要的是,科学知识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接着,考兰尼质问:哪些事实、怎样的事实?所谓“事实”是科学家在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生产出来的,事实离不开科学家所关注的领域、所提的问题、采用的方法及使用的概念框架。此外,科学知识的产生都要受时间、资金、科学家的数量和能力以及先前科研成果的限制。

所有这一切表明,科学的基础是不完全的,且永远不可能达到完全,也就是说科学永远不可能包容所有的事实。那么,我们是否理解这一点呢?它是否对我们所拥有的知识构成了挑战呢?考兰尼接着从性别的维度审查了科学对女性的无知。

科学是一项男性中心主义的事业

追溯科学发展四百年的历史可以发现,科学一直是一项男性化的事业,至今依然如此。虽然女性在科学研究发展历程中,从未缺席,如在古埃及和古希腊,出现过许多女医生、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在巴比伦的香水行业有许多女性化学家或化学工程师如塔普特-贝拉特卡利姆(Tapput-Belatekallim),女性植物学家卡里亚的阿特米西亚(Artemisia of Caria);女性物理学家如昔兰尼的阿雷特(Arete of Cyrene );女性海洋动物学家亚朔的皮西厄斯(Pythias of Assos)。在中世纪,也有杰出的女科学家如希尔德加德·宾格(Hildegard of Binge)。近现代杰出的女科学家更多,如卡斯-西蒙(Kass-Simon),法恩斯(Farnes), 纳什(Nash),奥格尔维(Ogilvie), 哈维(Harvey),罗西特(Rossiter)等。

但不可否认的是女性进入科学领域遇到重重障碍,一些障碍至今依然存在。同样值得关注的是,科学所研究的领域、使用的方法和概念框架都是基于男性科学家的兴趣、需求和成就,常常忽视女性在科学知识产生中的重要价值。考兰尼列举了考古学以及医学领域,由于对科学问题研究的焦点不同,不仅忽视了女性科学家所做贡献甚至对女性身体也造成了伤害。

传统考古学是一个寻找人类进化起源和关键发展的领域,考古学家通过探索发表某个时期关于人性和人类社会发展演化的激动人心的声明。考古学家关注人类进化所使用的工具、火、狩猎、食物储存、语言、农业、冶金等对人类发展发挥的重大作用,而工具的制造者是男性,男人通过这些大型工具的制造与使用,建立了国家与社会,而完全忽视了有关妇女的经验贡献,如烹饪、助产和育儿实践、儿童的社会化以及性行为等。

同样,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以男性为主导的科学家群体选择雄性对象进行测试(无论是人、老鼠、其他动物),且采用了以男性为中心的方法论框架进行解释。考兰尼指出,在心脏病研治的历史中女性一直被忽略。虽然自1984年以来,每年死于心脏病的女性多于男性,但20世纪90年代,心脏病却被定义为男性疾病,主要研究对象是中产阶级中年男性白人。在1989年发表的《内科医生健康研究》中,研究了22071名男性内科医生低剂量阿司匹林治疗对心脏病发作的风险;1990年发表的《多风险因素干预实验》研究了在12866名男性中,减肥、戒烟和降低胆固醇对心脏病发作风险的影响;1990年发表的健康专业人员随访研究调查了45589名男性咖啡消费量与心脏病之间的关系。然而,在一份1992年的美国医学协会杂志上,对1960年至1991年间,在英语期刊上发表的用于治疗急性心脏病的所有临床试验分析中,发现不到20%的受试者是女性。

忽视女性医学研究的后果是深远的,由于女性在症状、疾病发展模式和治疗反应方面与男性存在差异,患心脏病的女性往往没有被及时发现。通常为男性开的药物剂量不适合女性,一些药物(如抗抑郁症)在女性月经周期中的作用各不相同,在药物治疗上也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由此导致女性获得实验治疗的机会极为有限。因此,考兰尼指出,必须正视科学知识对女性无知的生产,女性主义科学研究正是为此进入各门学科领域。

女性主义科学的挑战

从前面论述可知,科学是一个以男性为主的事业。科学研究领域的选择、问题的提出,以及所采用的研究方法和概念框架都以男性的利益、需要和成就为中心。它所要揭示的是关于男性的事实,而对于女性的事实处于无知状态。除了生育方面(也是男性感兴趣的问题)和对两性心理和生理方面的比较研究,也是为证明男性的优越提供证据(因以男性为标准)。

最后科学证据支持这样的结论:男人应该得到更好的工作、更好的工资、更好的教育机会、更好的家庭内外待遇。所以考兰尼认为我们必须要改变科学知识生产无知的模式,这意味着要在科学中加入新的问题、方法和概念,照顾到处于弱势的女性,呼吁平等,争取科学公平,这正是女性主义科学研究的目的所在。

如在考古学领域,女性主义科学家为研究开辟了诸如工具如何用于食物准备、皮革加工、谷物收割以及工具制造的经济和文化目标等新问题,同时也探索了男性活动和女性活动的问题。因此,将女性纳入科学研究人才智库建设中的重要价值是至关重要的。最后,考兰尼呼吁大家要更加关注科学研究活动中的两性平等,虽然一下子改变科学发展四百年的历史很难,但意识到问题的产生,就总有将科学研究领域变得更加公正与平等的一天。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哲学系)

 

编辑: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