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新女学推荐

乡村女校长:“玻璃天花板”下的困境

——来自吉林省N县的实地调研与思考

作者:李长娟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9-11

编者按

乡村教师队伍承载教育下一代的重任,乡村女教师则占据了乡村教师队伍的大半壁江山,其发展对乡村教育的发展意义重大。然而,由于传统的社会性别观念根深蒂固,乡村学校在领导干部选任中存在着“玻璃天花板”现象,本文作者通过对吉林省N县的实地调研,对乡村女校长任职情况进行初步了解,发现传统社会性别角色分工、由性别歧视导致的成功畏惧、女性主体意识的缺乏是导致乡村女校长稀缺的重要原因。

■ 李长娟

乡村教师队伍承载着教育下一代、阻止贫困现象代际传递的重任。而乡村女教师则占据了乡村教师的大半壁江山,乡村女教师的发展对乡村教育的发展意义重大。然而,由于传统的社会性别观念根深蒂固,乡村学校在职务、职称晋升上存在着“玻璃天花板”现象,受此影响,乡村女教师在职务、职称上晋升困难。虽然她们整体人数很多,但是她们在学校重要岗位上的人数却很少。目前学界尚缺乏对乡村女校长这一群体的关注,研究者在中国知网核心期刊和CSSCI期刊数据库上,以“女校长”为主题进行搜索,在2001年至2018年时间范围内,共检索到100篇文章,其中多为媒体报道,报道对象以大学女校长居多,关于中小学校长的研究相对很少,更鲜有从社会性别视角关注乡村女校长的研究。

笔者在吉林省N县(包括县城)选取五位乡村女教师(包括两名乡村女副校长)、三位乡村男教师(包括两名乡村男正校长)进行访谈,对乡村女校长任职情况进行初步了解,分析这一现象产生的原因,同时提出解决路径。

乡村女校长任职受“玻璃天花板”影响

“玻璃天花板”是指职业女性晋升中的无形屏障,使女性无法进入组织高层。在乡村权力结构中,女性一般是副职或副手,这是女性在家庭和社会中的从属地位在政治结构中的反映,在乡村教育领域,这一现象同样存在。

笔者调研发现,在N县,乡村女教师在任职方面受“玻璃天花板”影响,表现为“一多一少”,“一多”是乡村女教师多,可以说是占据了N县教师的半壁江山,但是,“一少”现象严重,“一少”即乡村女校长少。在N县,共有中小学教师9865人,其中女教师5751人,占全部教师总人数的58%。小学教师共有5905人,女教师3684,女教师人数占小学教师总人数的62%,男副校长105人,而女副校长却只有28人,占小学副校长总人数的21%,男正校长37人,却没有一名女正校长;初中教师共有3960人,女教师2067人,占初中教师总人数的52%,男副校长114人,而女副校长却只有8人,占初中副校长总人数的7%,男正校长32人,女正校长2人,占正校长总人数的6%。数据表明,乡村女教师很少能参与学校高层管理。乡村女校长在选任过程中阻力重重,一种无形的屏障把她们隔离在组织高层之外。

女校长任职“玻璃天花板”现象成因及解决路径

乡村女教师任职受不平等的性别观念影响,被“玻璃天花板”阻隔在组织之外。这些问题中不仅包含着外界因素,也和女性自身的性别观念和主观能动性相关。在分析乡村女校长任职“玻璃天花板”现象产生的原因的同时,也急需寻求乡村女校长任职“玻璃天花板”现象解决的路径。

——社会性别角色分工阻碍了乡村学校职业女性的职业发展。在传统性别角色观念下,对于乡村男校长来说,如果他只承担教学和管理工作、追求事业,就会得到社会的认可,被认为是一个“好校长”。而对于乡村女校长来说,除做好教学、管理工作之外,她还须在家相夫教子,承担大部分家务劳动,且贤惠、忍让,才会被认为是一个“好校长”。对乡村男校长的评价标准具有单一性,而对乡村女校长的评价则具有双重性。这种不平等的社会评价标准,不仅决定着乡村学校对于男女校长的价值认可,也影响着男女校长自身的行为方式,特别是影响着乡村女校长自身的价值评判,无疑使乡村女校长的人生负荷超过乡村男校长,其角色冲突和角色紧张程度加剧,阻碍了乡村女校长轻松愉悦的生涯发展。

——对乡村女干部的歧视使得乡村职业女性对进入高级管理层产生畏惧。由于传统封建思想一直维护“男尊女卑”的性别意识,传统思想导致将乡村学校职业女性最大限度地向家庭“挤压”,“女不干政”定格了乡村学校职业女性的社会地位。在对女性的角色评估和角色定位上仍然受“男主外,女主内”传统模式的影响,将女性定位于“主内”的“贤妻良母”。女性一旦成为女强人,就很容易遭到人们的排斥和贬低,这导致乡村学校职业女性“畏惧成功”。这从访谈对象B对乡村女校长的态度中可略窥一二,在谈及对女干部的看法时,B表示“当女干部啊?你当上之后人家背后咋议论你啊?你凭什么当上啊?家里又没有人,没有后台的。女的老老实实教课好了,出那风头干啥呀?让人家指指点点的。”

“恐惧成功”使得乡村学校职业女性内在的政治诉求匮乏,在权力参与过程中,只是被动地接受而非主动地进取。由于受“男主外,女主内”“女性不言权”性别歧视的影响,乡村学校一些有能力、懂管理、懂教学的有希望成为乡村校长人选的女性无奈对政治持远离态度,这是乡村女校长任职“玻璃天花板”现象产生的直接原因。

——乡村学校职业女性主体意识缺乏,是“玻璃天花板”现象产生的内在原因。访谈对象L远赴浙江任教,在离家的这些年里,她逐渐总结出一个“道理”:女人聪明不好,她把自己的遭遇归结为是自己太聪明了,她认为女人智商高不是一件好事情,甚至会毁了女人的一生。关于女性的才智问题,她有自己的一番看法:“还啥高追求啊,我认为女人吃饱不饿就行。古话都说了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这辈子最高理想就是当个家庭妇女。”

过去女子被限定在家庭中,失去了读书的机会,女子被愚蒙在无知之中。“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样缺乏主体意识的话从一个新知识女性口中道出,可见封建思想对女性贻害甚广。L喜欢读《易经》,她每天都要研习,对于阴阳天地有自己的理解和主张,她认为男人强大是上天赐予的,女人弱小也是天生的,人不能违背自然规律和天道。她对性别的理解缺乏社会性别视角,这使得她甘于把机会拱手让给男校长。乡村学校职业女性主体意识的缺乏是她们难以进入学校高级管理层的内在原因。

由此可见,突破“玻璃天花板”束缚是乡村女校长任职的关键,这不仅需要教育行政部门、社会、公众、媒体的关注,还需要乡村女性自身的努力和成长。教育行政部门要为乡村女校长任职提供制度支持和政策保障,在乡村学校的领导任职上,给予女性一定的比例,乡村学校在选拔干部时,制定平等的选拔机制,给予女性一定的比例,同时做好监督;社会、媒体、公众要保持清醒的性别意识,为乡村女校长任职提供舆论宣传,均衡反映乡村学校女性的突出贡献和重大作用,优化乡村学校职业女性发展的舆论环境;个人主体性的增强是乡村女校长任职的内在动力,乡村学校职业女性自己也要采取措施增强参与社会的能力,有意识地提高专业水平,不断读书和学习。开阔自己的视野,提高自己参与学校事务的能力,学习提高自身素质和修养,提高业务能力,提高主动发展的竞争力。同时恪守独立的人格,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敢于向“重男轻女”“男尊女卑”传统性别文化挑战。

(作者为吉林省教育学院副教授、博士)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