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女学  >  学人关注

新兴技术领域“认知不公”及其矫正策略

作者:周冏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8-09-04

雷耶斯教授

阅读提示

西班牙拉古纳大学雷耶斯教授在“第17届世界女哲学家论坛”上做“认知排斥动态:性别与知识建构过程”的演讲。雷耶斯教授认为,近年来女性从计算机领域中大量撤出是因为将男性权威化的性别文化,而这种性别文化源于社会对两性认知能力的偏见。她援引米兰达·弗里克“认知不公”的概念对其作出解释,并提出了两点建议:建立具有社会责任的技术文化;推翻人本主义对女性认知的贬低和对其他价值的排斥,推进更平等、更符合伦理的社会文化发展。

■ 周冏

近日,西班牙拉古纳大学雷耶斯(Inmaculada Perdomo Reyes)教授在“第17届世界女哲学家论坛”上做“认知排斥动态:性别与知识建构过程”的演讲。雷耶斯教授通过对科学技术领域中知识生产过程对女性的排斥原因的分析,论证了“认知不公”的概念,批判了产生认知不公的技术文化,并对解决这个困境提出了建设性意见。

认知权威与性别文化

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女性主义认识论的兴起,一方面指出了知识生产过程中社会文化因素的建构作用,另一方面对男性在科学知识领域中的霸权以及由此产生的忽视女性经验的知识建构过程也已经有了一定的批判。但是随着新兴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情况却未见得好转,以男性为中心的话语/知识体系仍然持续发挥着作用。为此,雷耶斯教授通过数据调查显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女性从计算机领域中大量撤出,既包括进入该领域的女性数量减少,也包括女性学习计算机的比例也在降低。她用“大批离去”(exodus)来形容这种现象,并且指出这种现象仍在继续发生。

针对这一现象,雷耶斯教授认为其成因在于一种将男性权威化的性别文化。它在流行文化中将男性塑造成极客、电脑游戏高手、计算机工业的成功者,在媒体中将男性描绘成具有革命性力量和创造性技术的形象。而这些文化表现形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两性在社会中的不同性别身份、角色和活动空间,例如认为男性更具有探索精神和好奇心,而女性的行动主要由必要性引导;男性被技术本身吸引,热爱技术,而女性则质疑它们有什么用;男性更关注复杂的技术问题,而女性则更感兴趣人际交流,等等。这些文化叙述、迷思和价值在实践中反复生产,形成了男性在科学技术领域中的主导性地位,而女性由于低参与率和兴趣缺乏而被驱逐出知识建构过程。

认知不公的特性及其后果

雷耶斯教授试图将计算机领域的这种性别文化归因于我们社会对两性认知能力的偏见,为此她援引了米兰达·弗里克“认知不公”的概念。它主要包含两个层面:其一资质偏见,听众贬低演说者的可信度是由于他们先前对这个群体或社会特性有偏见;其二解释学偏见,群体性的解释资源匮乏导致其中的某个人处于不利地位,无法对自己的社会经历进行说明或赋予其意义,因而导致其被边缘化,或被排除在社会认知特权领域之外。

由于这些认知不公的机制,使得原本就处于社会弱势地位的女性在知识生产领域的处境更为恶化,偏见复生偏见的文化模式不断生产、传播、重申“权威化”主体的叙述,而使其他与之相异的主体隐身不见,因此,科学技术领域的图景重复生产的是男性作为技术权威的形象,而女性则是对此不感兴趣的主体。

认知不公所导致的直接后果则是参与不公。在科学知识领域,由于科学机构在认知方面具有高度的权威性,更加剧了这种参与不公。当社会作为一个整体依赖科学机构来指导和生产与社会相关的知识并赋予其特权的时候,其他人进入这些知识生产领域的困难和阻碍就会增加。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权威的认知方式还潜在地影响了我们作为知识接受者的行动和判断,我们思考问题、看待社会的方式也不自觉地被既有的认知方式所影响。

呼吁具有社会责任的技术文化和哲学

面对科学知识领域内这些不平等的现状,雷耶斯教授提出了两点具有参考价值的建议。其一,我们不仅需要采用各种可能的方式鼓励更多的女性进入信息技术工业,或者更宽泛意义上的科学技术领域,更需要建立一种具有社会责任的技术文化。在理解性别文化如何参与知识生产过程之后,我们应该重新建构、生产、创造关于新技术的象征意义,用更为平等的内容取代之前性别化的技术文化。其二,从性别视角对认知领域进行批判,不只是为了改变不平等的知识生产模式,更是为了反对以男性逻辑为核心的人本主义及其建立的话语体系和价值序列,推翻这种人本主义对女性认知的贬低和对其他价值的排斥,从而推进更平等、更符合伦理的社会文化发展。

在报告结束之后,与会的其他学者与雷耶斯教授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其中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问题是:如何看待认知领域中的性别差异,如果我们要解决认知不公的问题,是否意味着取消两性之间的差异?雷耶斯教授表示强调两性认知能力的平等一致并不意味着否定性别差异,而认知不公主要的原因是一种男权化的社会文化对两性认知能力的发展和选择的不同影响,譬如强调男性天然是亲近技术的而女性对科技不感兴趣的媒体文化。因此,改变认知不公的状况主要为了变革隐含不平等性别地位的社会文化环境,而非抹平性别差异。

讨论的最后,雷耶斯教授借用了罗西·布拉伊多蒂所构想的后人类世界,畅想在科学技术发展的未来,女性也能积极地参与到知识生产过程中,成为共同的认知权威,重新构建我们的知识体系、塑造我们的社会文化。与此同时,在克服认知不公之后,对科学和创新的信任也能重新恢复,从而在多元价值和开放平等的社会条件下,激发科学技术发展的活力,促进知识的真正繁荣。如此图景的未来社会,无疑是我们每个人所向往的理想世界。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讲师、博士)

编辑:任婕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