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界  >  儿童工作

忘不了监狱里留守儿童的泪痕

——访中国首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警示读本作者阮梅

作者:邓小波 司念伟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5-03-31

    因为长期生活在家庭暴力之下,小学、初中当了8年班长的余灿灿,一气之下用铁锤砸死父亲,换来的是15年的管教生活。这一年,他14岁。

    在未管所,余灿灿痛彻心扉:“出狱后,当别人问起我父亲的死,当女朋友第一次来到我家,我怎么跟她讲得清我父亲的死因?假如我今后结了婚,有了孩子,我怎么敢面对我孩子的那双眼睛?”同样痛苦的,还有阮梅。

    阮梅,中国最早关注留守儿童的作家,现任湖南理工学院文学院副院长、中国留守儿童成长问题研究所所长。“作为一名长年从事留守儿童问题研究的作家,他们也是我的痛。在监狱里遇到那些孩子,我的泪水总是先他们而流。”身为母亲的阮梅,心一遍遍被孩子们的经历所刺痛。两年时间里,这位“最美湖湘母亲”的足迹踏遍省内外10多家看守所、女子监狱、未管所,从900多名未成年犯中选择了未成年犯罪最具典型的11人,以儿童文学的形式,汇成15万字的《罪童泪》。今年1月,《罪童泪》作为中国首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警示读本,被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重点推介。

    10年前,只因触摸了留守儿童这一命题,阮梅选择了这一特殊群体走访、调研,湖南、湖北、四川、陕西、河南、安徽等外出务工大省的城市、农村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她写的报告文学《世纪之痛——中国农村留守儿童调查》《汶川记忆——中国少年儿童生命成长启示录》《拿什么来爱你,我的孩子——当代未成年人心理危机调查》等相继出版,引发社会关注。

    2007年,阮梅到湖南农村调查留守儿童情况,村里一名未成年留守孩子杀人的事件冲击了她的内心。之后,阮梅开始尝试去监狱接触少年犯,给他们做“一对一”的心理辅导和帮助,在这一过程中,她逐渐有了将少年犯的忏悔录写成书给中小学生看,以起到警示作用的念头。

    进监采访并不容易。2012年6月起,阮梅和爱人于友良,湖南理工学院政法学院学生文静、许洁,一次次进入看守所、女子监狱、未管所采访。“听孩子们讲述自己的犯罪历程,再次打开伤口,这对他们来讲很残忍,也很痛苦。欣慰的是,没有哪个孩子拒绝敞开自己的内心。”阮梅说。

    900多名未成年犯,见诸读者的仅有11个个案,如何选取典型案例和恰当的表述方式,才能够起到警示社会和教育孩子的双重作用呢?苦思冥想,阮梅有了新的想法:以当前未成年人犯罪10余类犯罪为解剖个例,回避现场血腥与暴力,突出少年犯罪前后的心理对比与家庭、父母的反思,以少年犯自述的口吻,以文字呈现,让监狱孩子讲校园孩子听。

    《罪童泪》中呈现的11名留守儿童以及背后900多个访谈对象的讲述,常让阮梅以泪洗面,以至于在创作初期无法走出他们的故事,长期失眠、焦虑、头痛,甚至患上了轻度抑郁,不得不靠药物来维持正常生活。接受采访时,阮梅多次唏嘘:“说实话,我忘不了孩子们那张总在流泪的脸。”她反复重申,未成年犯罪无关道德,无关品行,有的只是年少和无知。

    阮梅专门作了一项调查,结果令人震惊:走进未管所的孩子,80%以上是留守儿童,90%以上是留守儿童和离异家庭的孩子。“《罪童泪》所反映的,实则是一部新世纪中国城乡留守儿童犯罪纪实,这是6000万个留守儿童家庭的痛,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痛,也是中华民族的痛。”阮梅说。

编辑:肖婷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