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新闻推荐

1907:1!摇号难促生“假结婚真过户”产业链

作者:于涵 姚瑶  来源:北京时间  发布时间:2018-02-26

今年开始,普通小客车指标额度从去年90000个减少到40000个,个人指标仅有38000个。今天上午,北京市交管局公布最新数据显示,经审核,截至2018年2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800927个有效编码(根据阶梯中签率相关规定,本期基数序号总数为12320966个)、单位共有52306个有效编码;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206723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7657个有效编码。

经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审核确认,2017年6月26日中签过期未用个人普通小客车配置指标127个,按规定纳入本期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配置,因此本期将随机摇出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460个;摇出单位普通小客车指标266个。根据本期个人小客车配置指标总数与本期基数序号总数测算,本期中签率仅0.0524%,相当于1907人抢夺1个指标

而2017年最后一期的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中签率为0.12%,即865个人抢1个指标,燃油指标中签率惨遭腰斩。记者了解到,随着摇号越来越难,租赁指标、买断指标甚至“假结婚真过户”来获取指标的灰色产业链形成。

从微信朋友圈开始使用,每年的年末何女士都会晒出这样一张照片:12月26日当年最后一期小客车摇号指标的查询结果。

                                               

(图:何女士的“全勤”记录,从2011年第一期至今,她已经参与了60次摇号。)

(图:2011年第一期小客车摇号的中签率,相当于10个人中就有一人能中签,如今这一比例已经达到1907:1了。)

“家里距离单位40公里,每天穿城上下班有四五个小时耽误在路上,老人去医院看病也不方便,赶上周末也想全家自驾周边游,确实急需一辆车代步。”何女士说,她在最近一年已经想了几种能拥有一辆车的“方法”,但这些方法不是难以实现就是隐患重重。

探路一:

摇号外唯一合法途径 806人抢无法启动“骊威”

何女士说,她最初的想法是:合法的拥有!她准备在法院拍卖网站上拍卖一辆带京牌的二手车。“我是2011年第一期就注册的,法院拍卖的话每辆车会有一个最高限价,如果大家都达到这个最高限价,就比谁注册时间早,谁就能中标。”何女士告诉北京时间记者,她是2011年1月4日完成的注册,在拍卖的“大排名”里排位靠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北京市通过法院拍卖小客车取得车牌的方式起于2014年11月25日,小客车司法处置的买受人可将竞买获得的小客车过户到自己名下,以这种方式获得车牌指标,可以说这是目前能绕过汽车摇号取得北京车牌的唯一合法途径。

京牌小客车司法处置的最高限价为车辆评估价的150%。比如一辆评估价格为10万元的小客车,其最终的成交价格最高为15万元。“多名竞买人累计摇号次数相同,则其中注册时间最早的竞买人成为最终买受人。”法院的公告给出了竞拍的规则,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摇号次数最多,且注册最早的竞拍者会成为最终的买受人。

                                             

北京时间记者登录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显著位置即京牌拍卖公告。点开公告列表,从2014年第一次通过拍卖取得车牌,3年时间里共有156辆本市号牌小客车完成拍卖。

何女士告诉记者,最近一次拍卖中,她选了一辆“问题最大”的本田CR-V拍卖。这款2009年本田CR-V,记者在瓜子二手车等平台上看到,2009年注册上牌的CR-V售价在8-10万之间,这辆拍卖的车辆算上停车费、罚款等,买受人需要支付将近18万元,相当于一辆新车的价格。

何女士告诉记者,她拍卖的就是这辆CR-V,之所以选择这辆车就是因为它“问题多”。“车已经15万了,还有停在法院院儿里需要交3万多的停车费,和那些总价7万的车比起来就是‘失宠’了,这样我的机会才更大。”但最终,何女士还是竞价失败了,这辆车共有10人以最高价竞拍,最终的买受人是2011年1月2日早上6点注册的,何女士无缘这辆车。

但何女士的策略无疑是正确的。记者打开这一竞拍网站看到,2017年11月竞拍的21辆车中,价格越低的车越受欢迎,一辆估价4万5千、最高价6万8千的马自达汽车,共有826人以最高价竞拍,买受人是在2011年1月1日00:05注册;一辆估价3万3千元,最高价5万元的骊威牌汽车,也有806人最高价抢拍,最终买受人注册时间为2011年1月1日00:04。这辆车在公告中写的清楚,罚款500元待缴,重大的瑕疵是“无法启动”。

“虽然比起99%的人,我注册时间都靠前,但目前都是1月1日凌晨注册的人才能成功。”何女士无奈的说。

探路二:

短租车牌每年花销近2万 4S店可代办

急于拥有一辆车,何女士身边几个朋友都选择了租赁北京车牌,看着大家冬天不用挤着公交上下班,何女士也心动不已。经朋友介绍,她联系北京一家汽车4S店。

一年一万四!这位4S店销售人员给出报价,承诺所有流程4S店出面代办,这位销售坦言每年一万四千元租金中,他们与指标拥有者签订协议,再与租指标人签订协议,相当于“中间人”,从中抽取一笔手续费。

这也是何女士第一次了解到“标主”这个新词儿:标主和车主,前者是指标拥有者,后者才是出钱买车的人,换句话说,买车的人是不能算是这辆车完全的拥有者。

                                             

(图:车牌租赁业务已经形成一套灰色产业链)

“如果租期中途反悔了怎么办?或者到期了不续约,我岂不是要卖车。”何女士十分谨慎,销售人员司空见惯,告诉她这样的业务是很平常的,可以说这样的短期租赁是目前车牌市场里最常见的车牌转让方式。 “对方还怕像您这样租指标的人撞了车之后跑了呢,所以我们都要求办理这个业务必须上100万的第三者保险,把双方的风险降到最低。”这位销售人员说。

探路三:

背户买断连同身份证买卖一次性付清

每年一万四千元,相当于每月有将近1200元花在租指标上,这笔花销不小且只是租用,最终仍无法获得长久使用权,这让何女士犹豫。于是,销售人员向何女士提供了另一种购牌方式:背户买断。

记者了解到,背户买断的含义是一次性买断一定时间的使用权,一般是18年或终身(车辆依旧登记在他人名下)。这位销售人员告诉何女士,18年的买断方案,一次性付款六万七千元, “标主”直接给“车主”一张自己的全新二代身份证,供“车主”可以在以后自行办理验车、过户等业务。

“这个确实比短租划算,但是风险也太大了。对方身份证挂失再起诉我的话,毕竟行驶证上是对方的名字,打官司我也不受法律保护。”对于这些疑问,销售人员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应,只是笑笑说她想多了。不过销售人员也坦言,这种方式的确方式风险偏大,不敢保证以后不“扯皮”。

探路四:

收购带指标公司过户需支付18万

走不通租赁的路子,何女士告诉记者,她将目光转向公车指标。在网上搜索,发现不少平台都在转让带指标公司。这是通过变更带车指标公司的法人和股权获取公司,从而获取公司户车指标。

何女士在搜索引擎中搜索到一家名叫“中企缘”的公司,一位孙姓工作人员在线接待了她的询问,告诉她过户费用是18万元。考虑到成本太高且公司后续手续的维护成本太高,她最终还是放弃了收购带指标公司。

                                            

                                             

(图:何女士在百度搜索了一家叫做“中企缘”的公司,办理公司过户对方开价18万)

探路五:

假结婚真领证通过婚姻过户北京车牌

就在何女士向北京时间记者倾诉自己购买车牌的几次探路经历时,一位朋友在过户二手车时结识了一位代办过户业务的业务员,告诉何女士,现在“最安全、最流行、最踏实”的办法是通过“假结婚”的方式过户北京车牌。不仅如此,这种过户方式还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有代办人员作为“中间人”,专门提供中介服务,为“买卖”双方提供全套服务。

近日,北京时间记者陪同何女士一起来到朋友介绍的北京市旧机动车交易市场(花乡旧车交易市场),在过户大厅二层找到了可以办理“假结婚”过户业务的吴欢(化名)。吴欢身穿“黄马甲”,是这个交易市场正规办理代办过户业务的业务员,此时她正在为几个用户跑前跑后办理过户手续。

当何女士和记者表示是朋友介绍来的,咨询“假结婚”业务,吴欢表示的确可以办理,费用10万左右。据吴欢介绍,这项业务是“买卖双方”通过中介找人办理真实的结婚手续,然后马上办理夫妻之间的机动车变更登记手续过户,交易结束后第二天再离婚,则全部业务完结。

吴欢说,这项业务的收费取决于是“男标”还是“女标”,以及是不是北京户口。

“如果是你(何女士)买,就需要一个男标,男标量大价格比较便宜,全办完是9万多。如果是男的买女标,就贵一点,大概11万多。”吴欢说,收费除了和男女标有关系,还与户口有关,北京本地的、尤其北京城区的会比较贵,因为过户全办完有20天就弄完了,外地的话需要到当地办,需要三四个月,就便宜一点。 “手里有资源,你是大兴的就给你找个大兴的结婚。”

当记者问到这个过程是不是合法时以及车管所会不会审查不通过时,吴欢说“里面都有人,你们自己办肯定不行,审核通不过,但我们都可以,这也有打点的费用,我们的服务包括带你领证、带你过户、带你离婚,一整套服务。”

当何女士对于办理结婚一事表示犹豫时,吴欢给出了另外一套方案,通过在民政局的关系办理真结婚证,但并不录入民政联网系统,办完过户手续结婚证撕掉即可,等同于作废。吴欢说,之前有不差钱的客户这样办理过,这样的好处是网络上查不到,不会因为过户车牌变成“二婚”,只是由于办理业务需要疏通关系较多,全部拿下来需要二十多万。她还告诉记者,代办过户的人手里都有很多的“资源”,只要想办很快就可以撮合成,像她这样日常为客户办理代办过户手续,每单50元,一般每个月还能办成1-2单“结婚过户”的业务,而且随着摇号难度越来越大,这个业务办理人群在逐步的增长,费用也会根据需求量逐渐提高。

何女士私下向记者透露,她现在最倾向的是这种方法,假离婚真过户,但父母亲态度很坚决,不同意她为了指标变成“二婚”。“我就天天游说他俩,10万块钱不仅有指标了还‘脱单’了,多划算。”何女士说。

记者追访:

车管所:夫妻指标过户严格审核 假结婚属违法

记者致电12122北京市交管局车管所综合服务中心热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一段时间的确有不少群众咨询夫妻之间的机动车变更登记手续过户的相关问题。工作人员表示,过户需要夫妻双方本人到场,携带结婚证。提交材料后需要等待审核期,与民政部门核实后才能办理。这位工作人员还解释,根据现行规定,夫妻其中一方将指标过户到对方名下后,只要符合摇号政策,可以继续参与摇号。

对于通过“假结婚”来过户是否靠谱,该工作人员明确,过户有审核期,只要是造假肯定通不过。“指标属于国家,不是个人,买卖指标属于违法。”

民政部门:所有真结婚证都有备案

记者致电96156社区服务热线(为婚姻登记网站预留的热线,负责解答民政政策),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办理机动车指标变更,车管所将会通过公函往来的方式向民政局核实结婚证真伪。

对于记者关于办理真结婚证、网上和民政局都没有备案的询问,该工作人员表示,办理结婚证必须夫妻双方一同到场,所有在现场办理的结婚证都有备案,可以到民政部门查询到,不存在这种没有备案的结婚登记。

“我现在还没有结婚,落上一个‘二婚’的名头毕竟不好听,但这个方式的确是目前最快、最靠谱的获得车牌的办法。”何女士告诉记者,7年的摇号之路已经够久了,她不想亵渎婚姻,但也不想再做等待。

“北京人口这么多,车牌指标的需求这么大,想买车的人就像堰塞湖一样,大家一起涌入这里,而能通过各种途径满足自己需求开到车的人少之又少。单靠政府在数量和门槛上调节,只能让现在10万一个的‘结婚过户指标’逐步变成30万一个。”何女士说,她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发挥市场作用去调节拥堵状况以及汽车保有量比如借鉴国外一些城市或者上海等地,收拥堵费或者拍卖汽车牌照,虽然不能治标,但也能解决一部分需求,让市场的力量解决需求的矛盾,减少不良产业链滋生。

编辑:袁梦佳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