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法治

八达岭老虎伤人案部分证据:动物园事发前因安全问题曾被罚款

来源:综合自新华网,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2017-12-20

2016年7月23日15时许,延庆区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发生一起东北虎伤人事件,造成1死1伤。

当时,赵女士一家三口与母亲周女士乘坐私家车到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游玩,游览至东北虎园出口附近时,赵女士从副驾驶下车,从车头绕到驾驶室旁边位置,后被老虎咬住背部拖至不远处的山坡平台处,周女士下车救助也遭老虎袭击,事故导致赵女士受伤、周女士死亡。

事发后,赵女士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认为动物园方向游客提供的猛兽区“自驾游”项目系违法经营,项目设计本身的缺陷很大,是造成赵女士遇袭重伤的根本原因,也是导致其母周女士死亡的主要原因。

调查组对事发原因作出如下认定:

造成此次事件的原因:

一是赵某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对园区相关管理人员和其他游客的警示未予理会,擅自下车,导致其被虎攻击受伤。

二是周某见女儿被虎拖走后,救女心切,未遵守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施救措施不当,导致其被虎攻击死亡。

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在事发前进行了口头告知,发放了“六严禁”告知单,与赵某签订了 《自驾车入园游览车损责任协议书》,猛兽区游览沿途设置了明显的警示牌和指示牌,事发后工作开展有序,及时进行了现场处置和救援。结合原因分析,调查组认定“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近日,据界面新闻报道,八达岭老虎伤人案部分证据:动物园事发前因安全问题曾被罚款。

赵女士对界面新闻说,“我们当时把它想象的是像广州长隆动物园一样高大上,觉得各方面都应该是很到位的,但没想到它这么破烂。”在庭审中,赵女士作为原告,也像法庭出示了一系列证据。

事发前三个月,2016年4月27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被延庆区安监局处罚27万元。2天后,延庆区安监局在官网上公布对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进行执法检查结果,提出以下安全隐患问题:

1、游览线路安全警示标志设置不足;

2、安全管理制度中的条款针对性不强;

3、公司安全管理人员对巡逻人员的督查不到位;

4、饲养员操作规程未结合各岗位进行区分等。

延庆区安监局要求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立即整改。

而另一份(延)安监管罚【2016】099号的行政处罚文书显示,事发前不足一个月,2016年6月30日,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再次因为未能如实记录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情况被罚款5000元。

,对于这些处罚,园方在庭上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整改?”,但是园方也没能拿出任何整改的证据。

2016年8月24日,延庆区政府公布的“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件调查报告又再次指出,该动物园存在日常管理中员工培训考核制度未完全落实,存在有培训无考核、部分应急演练资料缺失的问题。

此外,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赵女士从延庆区政府处获得一份延庆区政府组成的调查组询问在场游客及动物园工作人员的调查笔录,并在19日的庭审中出示,政府调查报告中指出动物园存在的问题从询问笔录中可以得到解答。

一位负责“各部门协调、外联以及门区范围综合治理”等工作的人员称曾进行过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动物伤人的应急预案也是由他在2014年5月编写,并于2015年和2016年先后两次更新。2016年4月中旬,他还在东北虎园区组织过应急演练。“后来我就没有再次组织动物伤人的应急演练。”该工作人员表示,“但是这次应急演练就没有做记录,忘了拍照片了。”

--------------------------------------------------------------

但是,两名参与赵女士母女被咬事故现场救援的巡逻车司机却说,并没有参加过应急救援训练。

于2016年4月6日入职的巡逻车司机对调查组说,来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后没有参加过应急救援训练,岗前安全生产教育培训只培训了一天,主要口头培训,就是一些注意自身安全和游客安全之类的,还有防止动物别打架等,还给我们发了写有禁止游客下车、禁止开窗等相关内容的纸质材料。没有答过卷子。

而另一名司机则说,岗前培训没有进行过考核,也没有答过考试试卷,入职以后,未见过应急预案,听以前同事说过有,也没有参加过哪些应急救援演练。

最终延庆区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周女士死亡原因为“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赵女士的代理律师认为,周女士在被老虎袭击后,并没有造成致命伤,而是因伤口失血过多死亡。赵女士的代理律师认为,由于园方未能提供及时救助,才导致赵女士母亲的死亡。

询问笔录也显示了当时的救援情景。两位巡逻车司机自始至终都没有报警也没有拨打急救电话。其中一名司机对此解释,“之前培训就说遇到情况报告带班领导”。

而前述负责“各部门协调、外联以及门区范围综合治理”等工作的人员来到现场后,先“来到年纪较大的女的身边后,摸了她颈动脉大约十秒左右,没有感觉到跳动,同时还喊了她两声,也没反应,我又把手放到了她的鼻孔前,也没有感觉到有呼吸”。据他判断,当时周女士已经死亡。

他在询问中接着叙述,当时左手边有人喊,“这儿还有一个人,还喘着气呢!还喘着气呢!”检查之后他发现确实还喘着气,初步判断是撕裂伤,才拿出电话拨打120。

当时急救中心的回馈是,急救车在张山营镇,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赶到这里。于是他让周围工作人员拿来被子,将两名伤者放到被子上,抬到动物园的金杯车上,送往医院。

事发后,赵女士一直备受舆论批评,认为她先下车、不守规则才导致自己被老虎袭击和母亲的死亡。但她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当时晕车,加上误判已经出了虎园才会下车。她也对界面新闻说,“‘不守规则’要看这个规矩是否合理?如果这个规矩一开始就是遮遮掩掩没有宣贯到每个游客,何来遵守?”

编辑:袁梦佳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