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观点

降低药占比需约束激励并举

作者:木须虫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12-12

记者10日从北京市卫计委获悉,今年年底,北京市公立医疗机构药占比力争降到30%左右。同时,将非治疗必须、临床疗效证据不充分的药品列为“重点监控药品”,各医疗机构要建立相关目录,连续3个月进入医疗机构销售前20位的重点监控药品将采取限用或停用等措施。(12月11日《北京青年报》)

药占比一直都是衡量医疗与药品依赖关系的一个指数,数据显示世界水平约为20%。相比较来说,此前我国公立医院的药占比超过40%,这还是医保约束的结果,这一数据证明了以药补医的强大惯性。

2015年,国家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降低药占比成为判断公立医院改革成效的一项指标,目的是减少医疗对药品的依赖,破除饱受诟病的“以药养医”模式。

不过,药占比本身维系着医疗机构各方利益,降低药占比首先不能让医院运营明显受损,也不能让医生收入受到大的影响;其次,不能明显增加患者负担。损有余必然需要补不足,推进公立医院改革,需要落实好政府办医责任,加大投入为改革兜底。

这两年,公立医院改革渐进推进,一方面取消了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并推行了医药分开,药品价格相对便宜;另一方面调整了医疗服务价格,诊疗与服务价格提升,辅助检查价格则有所降低。客观来说,这两个方面的改革一降一升,从价格生成上降低了药占比,也没有明显增加患者负担。不过,一些地方由于公共财政投入不足,医院失去药品加成对运营成本的弥补,导致出现亏损。

同时,取消药品加成并未消除处方选择权限,质优价廉的药品并不容易成为医疗的首选,因为高价高利润药品可能存在利益链条,会左右医疗用药的选择,这也是降低药占比现实的利益掣肘。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卫计部门针对这一实际,在设定降低药占比目标的同时,还加强了对用药行为的管理,要求医疗机构制定“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并加强监控与预警,这无疑是对症之策,需要实践完善,值得借鉴推广。

当然,在加大对公立医院管理约束的同时,还要建立完善有效的利益调节机制。一方面,应深化公立医院改革,真正让公共财政的“补血”到位,充分兜底改革成本;另一方面,建立与约束相适应的考核补偿机制,如在严格控制与科学评估的基础上,按降低药占比情况给予奖补或者处罚,以调动医院的积极性。

编辑:袁梦佳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