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观点

残疾人融入社会需拆除“心墙”

作者:杨朝清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07-24

    □ 杨朝清

    张明帅来自山西文水,因为一次意外事故,他的面部被烧伤,右手截肢。16岁离家打工,十年间,张明帅去过多地,做过很多份工作。3个多月前,张明帅成为一名外卖送餐员。由于担心面部伤疤会“吓到顾客”,进而影响用餐心情,张明帅买来了斗笠和黑纱,将自己的脸遮住,穿梭在四川成都的大街小巷中。(7月23日《新京报》)

    在眼球效应时代,“蒙面外卖小哥”并非为了吸引注意力,而是有着“不得不如此”的无奈和艰辛。对于他而言,前路或许不易、命运或许不公、人生或许悲苦,但他却在平凡的岗位上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在一个习惯“以貌取人”的社会中,尽管缺乏颜值、财富和社会资本,但他这种不向困难低头、自强不息地成为更强大的自己的精神,依然有着“精神之美”和“价值之美”。

    社会生活的快餐化,让外卖小哥在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为了多挣钱,他们就像上紧了发条,一刻也不敢怠慢停歇。这是一个充分市场化的行业,“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激励与回报机制,让争分夺秒成为一种生存逻辑。我们在指责他们上演“速度与激情”、漠视风险防范的同时,很容易将他们标签化、污名化,却很少去关注个体化的外卖小哥的生存生态。

    许多外卖小哥都是“没有背景,只有背影”的年轻人,他们大都来自农村和小城镇,为了让生活更美好来到大城市。尽管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没有通过接受高等教育来实现纵向的社会流动,但也都为了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存生态不断付出着。一个旨在“让劳动更有价值,劳动者更有尊严”的社会,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尊重。

    作为“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蒙面外卖小哥”也是这个特殊群体生存生态的缩影。由于先天或后天的偶然因素,一些人成为不幸的残疾人。尽管身体上存在着部分的机能缺失,但他们也有劳动就业的利益诉求。让残疾人更好地融入社会,既需要“蒙面外卖小哥”式自我奋斗,也离不开制度护佑与人文关怀。只有拆除偏见、歧视、社会排斥等建构的“心墙”,提升对残疾人的价值认同,他们的就业之路才会更加顺畅。

    法国社会学家阿兰·图海纳指出,“劳动既是一种行动,也是一种境遇,是一种把自己的标准取向引向自我的实在性”。劳动为残疾人找到了一条价值实现的渠道,不仅能够让他们得到更多的经济收入、提升其社会地位,还可以拓展社会关系网络、扩大社会支持,避免了残疾人的边缘化,让他们的生活更有保障、更有品质。对残疾人能否温柔相待,测量着一个社会的文明尺度。对于“蒙面外卖小哥”这样自强不息的残疾人,我们应当为他们做得更多。

编辑:李琴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