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法治

为《社区矫正法》出台 百位专家建言献策

五问社区矫正: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如何提高水平

作者:崔东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发布时间:2017-07-19

    “社区矫正”是在开放的社区对被判处管制、宣告缓刑、假释或者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进行监管的活动,是与监禁矫正相对应的非监禁刑罚执行方式。我国的社区矫正从2003年开始试点,2009年在全国全面试行。

    2014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对社区矫正工作作了专门批示,指出要“持续跟踪完善社区矫正制度,加快推进立法,理顺工作体制机制,加强矫正机构和队伍建设,切实提高社区矫正工作水平” 。

    社区矫正在我国推行14年来取得了巨大成效。实践证明,社区矫正健全和完善了我国刑罚执行体系,为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同时,社区矫正制度在实践过程中也凸显出不少问题,其中有些问题还引起了理论界、实务界广泛关注和激烈争论。

    国务院法制办2016年12月1日向社会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社区矫正法(征求意见稿)》,对社区矫正的适用对象、管理体制、实施社区矫正的程序、对社区矫正人员的监督管理和教育帮扶等方面做出了规范。国务院办公厅在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通知中指出,将《社区矫正法》纳入国务院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全面深化改革急需项目,强调要抓紧办理,尽快完成起草和审查任务。

    随着社区矫正法被提上立法日程,对社区矫正工作中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全面梳理,为立法打下良好的基础,已成为社区矫正研究中的重要内容。6月24日,第四届海峡两岸暨香港澳门社区矫正论坛在湖南湘潭开幕。本次论坛围绕社区矫正立法和制度建设研究、社区矫正实务和实证研究、特殊人群矫正研究、社区服刑人员危险性评估技术和工具研究、社区矫正大数据智能化研究等五个重点难点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来自湖南省司法厅、中国社科院法学所、中国政法大学、台北大学、北京工业大学、东吴大学、中央司法警官大学、湖南大学、湘潭大学、西南科技大学等单位的百余名专家学者参会。

    社区矫正应如何用警?

    专家观点:社区矫正工作者应该具有警察身份但需慎用警力

    在社区矫正机构中是否配备警察、如何配置警察,是社区矫正法制定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也是关系到社区矫正工作能否顺利进行的重大问题。大多数从事法律实践工作的同志都认为,社区矫正工作者应该具有警察身份。一方面是因为社区矫正是刑罚执行工作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社区矫正实际操作的必须。没有警察身份,社区矫正对象很难管理。

    湖南司法厅副厅长傅莉娟在论坛上表示,“社区矫正”的定性已经从部门规范性文件上升到了法律层面。全国社区矫正机构是社区矫正的执行部门,必须准确把握社区矫正本质属性——非监禁刑罚执行活动,从而严格依法开展工作。在现实工作中,要实现刑罚执行一体化,就必须有一支政治坚定、纪律严明的社区矫正执法工作者队伍,且法律赋予社区矫正执法工作者以人民警察权力。

    上海政法学院刘强教授表示,全国检察机关在2015年集中部署了开展社区服刑人员托管、漏管专项检查活动,发现问题日益凸显,甚至有一些社区服刑人员重新犯罪。我国目前对缓刑、假释人员的管理模式与英美发达国家相比,在惩罚力度方面,已经是一种比较滞后并被淘汰的管理模式。刘强称,据纽约州法律规定:缓刑官是纽约州的治安人员,有权进行对监管对象无逮捕证的逮捕、拘留、佩戴手铐、催泪器以及在上下班时佩戴枪支,缓刑官在上下班时都有警官的身份。

    刘强认为,从现有国情出发,县级社区刑罚执行办公室一线执法人员应具有人民警察身份,因社区矫正的工作对象是罪犯,管理工作具有一定的风险性。同时,警察身份也是明确执法地位和提高待遇的一种形式。刘强同时表示,社区刑罚执行警察需要一定的准入标准和资质,需要按辖区社区服刑人员数量的比例来编配。

    北工大人文社科学院法律系主任张荆教授在论坛上表示,近来社区矫正的用警问题又成为立法的关键,经过走访调研与思考,核心的问题依然要回到社区矫正的原点,即社区矫正的性质、矫正对象的危险程度和社区矫正管理的组织建构等问题上。

    张荆教授称,尽管近些年来,社区矫正在矫正对象的范围,工作主体和执法主体等方面发生了诸多的变化,但社区矫正的对象是罪犯,社区矫正是“非监禁刑罚”的定性没有变。这一定性在使用警察的问题上形成众口一词的呼声。因“刑罚”就是要惩罚犯人,警察参与才能保障惩罚的严肃性。中国刑罚执行的主体是政府行政,民间为辅助力量。同时刑罚执行的性质决定了管理的强制性不可或缺,警察成为强制性执行刑罚的最佳选择,监狱干警入驻基层司法所,全程参与社区矫正的“北京模式”更符合最初的界定,并最终获得全国的效仿。

    张荆教授建议,我国立法层面应慎重考虑社区矫正用警力的法律规定,关于立法中的用警问题,从目前的相关法律中还找不到根据,因此需慎用警力。张荆教授还建议到,社区矫正需要社会保护和社会支持网络,这样不仅可以降低司法成本,还能有效促进社区矫正对象融入社会,学会自律,防止再犯罪。政府应特别支持社区老年人群体参与社区矫正,日本保护司的平均年龄为64.7岁就是一个佐证。

编辑:李琴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