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

国内首个面向卡车司机的公益产品“传化·安心驿站”面世

助力卡车司机“车安、家安、心安”

作者:富东燕  来源:中国女网  发布时间:2017-12-27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富东燕

  卡车司机——一个平日里熟悉的陌生人。说熟悉,因为他们承担了全国近八成的货运量,说陌生,是因为很少有人关注他们艰辛的生存状态。

  12月26日,一个关注卡车司机群体的公益产品诞生:传化慈善基金会首个公益产品“传化·安心驿站”启动仪式在京举行,该项目是我国首个服务于3000万卡车司机的公益产品,其公益使命是“助卡车司机‘车安、家安、心安’”。

  “这个群体有其特殊性。比如永远的在路上:找货,装货,送货,卸货,不停地循环;不确定性,有没有货不确定,到哪儿装货不确定,收入多少不确定,到哪儿找帮手不确定。”著名社会学家、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沈原介绍说,启动仪式上,他代表传化慈善基金会公益研究院发布了《中国卡车司机年度报告》,为该公益项目提供了社会支持。

  3000万卡车司机承载着全国76%的货运量

  近年来,人民生计与进出口贸易的巨大需求极大地刺激了物流业的发展。数字显示,2016年全年,中国货物运输总量为440亿吨,其中公路货物运输总量达336.3亿吨。这个巨额的数字背后,是“公路上的游牧民族”——卡车司机的默默付出。

  交通部“2016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6年末,我国拥有载货汽车1351.77万辆,是世界上卡车保有量最大的国家。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卡车司机的数量已超过3000万人,他们承载着全国76%的货运量。

  王大春是第一代卡车司机,干了30多年,儿子不顾王大春的反对,继续做了卡车司机。爷俩做着从上海到老挝万象的跨国货运。常年穿梭在茂密的森林,突降大雨、山体滑坡、开夜车等日常状态时刻考验着俩人的生命安全。

  王雪峰的妻子在孩子工作后,主动申请跟车,做起了“卡嫂”。“在家总是提心吊胆的,在车上,我可以帮他看看路,一起装车,疲劳的时候和他聊天。车在哪里,家就在哪里。”王雪峰的妻子说。

  “卡车司机的工作具有高流动,高分散,高风险,同时社会保障低,社会地位低。他们需要配置社会公益资源,建立新的社会支持体系。”传化慈善基金会秘书长涂猛表示。

  互联网+社区运营助力卡车司机公益互助

  根据卡车司机高流动、高分散,98%使用智能手机、活跃在线上的特征,“传化·安心驿站”以“互联网+社区运营”为主要手段,将卡车司机中的公益领袖和互助骨干以驿站为单元组织起来,以互助为核心,同时配置优质社会公益资源,为卡车司机的成长服务。

  涂猛介绍说,“传化·安心驿站”公益产品的结构功能,一是动员、组建社群,让社群领袖和骨干成为驿站长、好站友,会定期为驿站长、好站友发放激励金、救助金、保险、车贴、服装等。二是开发APP,打造卡车司机专属的公益社交平台,助力卡车司机的公益互助。三是制定激励与约束相统一的基本规则。四是投入激励、互助与资助、志愿行动等公益元素,激活安心驿站,用互助点亮社区。五是为安心驿站的互助构建新的社会支持系统,包括展开《中国卡车司机年度报告》反映卡车司机状况,表达卡车司机诉求,向政府相关部门提出政策建议;为安心驿站的有效组织、提升活跃度,提供社工支持;为卡车司机遭遇的劳资纠纷、交通事故纠纷,提供法律咨询和诉讼服务等。

  “运营公益产品,要尽可能延长价值链。公益价值链就是尽其所能,在受益人需求的层面上扩大覆盖的广度和服务的深度,实现更多的人与人之间的心灵交互。社会公益事业不仅要见钱、见物,还要见人,更要见人心。”涂猛如此表示,

  “传化•安心驿站”自2017年7月17日试运行以来,目前,已组建安心驿站217个,221名优秀卡车司机成为驿站长,7252名卡车司机成为好站友。

  《中国卡车司机年度报告》发布

  在启动仪式上,《中国卡车司机年度报告》发布。该调查报告采用电子问卷方式在微信上发放,共获得有效问卷1779份。此外,还采取实地走访的形式,在石家庄,淄博等6个地方完成个案成果60个。

  “这是一个男性为主的行业,样本中男性占比96%;年龄跟一般工人比起来偏高,平均36.6岁;学历以初中毕业为主。”沈原介绍说,卡车司机的家庭特征显示,他们中的农村户口占79.1%,配偶也是以农村户口为主,已婚的占到89.4%,家庭规模中大多数家庭有两个小孩。

  卡车司机在劳动过程呈现出5大特点:

  第一,“自雇体制”:77%司机是自己持车,他们既是小私有者,又是劳动者。“他们基本上都是举债购车,可以说,卡车司机是我国工作团体中最大的债务群体。”

  第二,“在路上”:他们是移动的原子化劳动。与工厂工人的劳动不同,卡车司机的劳动是原子化而非群体性的,而且处于找货、装货、运输等不停地移动中。

  第三,“四海为家”:生产与再生产的融合。工作、吃住都在车上,卡车既是生产工具,也是再生产的基地。“还有一些司机有妻子‘卡嫂’ 陪伴,‘卡嫂’既作为工作助手,又作为家庭主妇,把整个家搬到了车上。”

  第四,“男性气质”:支撑艰苦工作的文化符码。作为一个绝对以男性为主的职业,卡车司机的性别特征与其工作实践纠缠在一起,这种男性气质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文化符号。

  第五,“虚拟团结”:基于互联网的自组织。原子化劳工使得卡车司机的团结不得不借助于互联网,由此形成了不同的自组织形态。

  与此同时,《报告》还突出了“道路交通管理规则”“市场准入制度”和“环保标准提升”政策等对卡车司机工作的重大影响,并尝试提出切实可行的改善建议。

  据悉,2018年,传化慈善基金会计划将安心驿站的规模提升至400个以上,覆盖卡车司机25000人,实现安心驿站社群的全面活跃。未来三年,传化慈善基金会将为“传化·安心驿站”项目投入不低于1亿元,用于该项目的发展。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