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权益

“报警”教师声称被逼离校 教育局长否认打击报复

广西平南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案再起波澜

作者:高富强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08-21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特约记者 高富强

    今年6月,多家媒体报道称,广西壮族自治区贵港市平南县思旺镇中心小学的十余名女童,遭到校外托管机构一名男教师的持续猥亵,犯罪嫌疑人谭家权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据媒体披露,“其中最小的学生来自该校的幼儿园部”,有的女童受害时间长达两年之久。

    日前,该案再起波澜,思旺镇中心小学前教师何思云微博实名发文,声称作为报警人“自己的存在影响了当地的名誉”,教育局对她进行打击报复,她已经被迫离开了学校。微博一发出就引起了关注,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清亦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案发

    何思云称,2017年5月25日下午,她在给自己所教的二年级学生上体育课的中途,路过学校政教办公室门口时,看见一群女孩子正围着正副政教主任,七嘴八舌地讲述她们晚上在校外托管机构睡觉时被一名姓谭的男教师猥亵的事。

    思旺镇中心小学是一所完全小学,不包括学校的幼儿园,共有1900余名学生。由于学校不提供住宿,约占三分之一离家远的孩子就在校外的托管机构住宿。

    虽然,早在两年前平南县所在的贵港市出台了一份名叫《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的文件,明令禁止在职教职员工和其他公职人员开办托管机构或者在托管机构兼职,但在校外托管机构兼职是平南县教师的常态。侵犯这些女生的老师名叫谭家权,就是思旺第二初级中学的一名历史教师。

    按照何思云的说法,当时她强烈建议立刻报警,而两名领导则说要等校长决定。何思云在微博中称,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一直到下午放学都没有做任何表态,反而“和一群人去了一家农庄吃饭喝酒”。

    如果警方不及时控制犯罪嫌疑人,晚上孩子们还得回出事的托管机构过夜,还有可能再次受到侵犯。何思云说,她“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万般无奈,将这件事用短信告知了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清,希望她能够阻止悲剧的继续发生。

    手机截屏显示,自2017年5月25日18时12分至26日10时35分,何思云共给李杰清发了三条短信。而李杰清给何思云回复短信的时间是5月26日11时10分。此时,何思云已于20分钟前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何思云称,李杰清没有做任何回复,孩子们晚上又回到了曾经猥亵过她们的地方。

    报警

    按照何思云的说法,回到家中,她给政教主任打电话,问校长采取了什么措施。政教主任说他们已经多次向校长做了报告,让何思云再“等等看”。

    何思云认为,这些受到猥亵的女孩子大多是来自农村的留守儿童,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家里离镇上又远,放学回家不方便,才选择了在镇上的校外托管机构住宿。

    “这些孩子们的身体尚未发育,就要遭到禽兽教师的侮辱与猥亵。”何思云说,一想到孩子们又回到曾经遭受猥亵的地方,就忍不住内心的悲伤放声大哭。“那是我有生之年度过的最漫长的一夜,失望、压抑、无助,一直到凌晨三点都没有睡着。”

    一直到第二天,学校还是没有报警。何思云称,自己见校长杨集作一直不采取措施,曾焦急万分地给教育局局长李杰清拨打电话,但“电话被对方挂掉;再打,又一次被挂掉”。

    何思云提供的手机截屏显示:2017年5月26日10时33分和11时09分,何思云两次拨打教育局局长李杰清的手机但均未接通。

    其间,何思云又给教育局局长发了两条短信强调这件事的严重性,但教育局局长当时并没有回复。

    “沉默,沉默,死一样的沉默,思旺镇中心小学100余教职员工几乎全部保持沉默!”何思云如此说。

    何思云称,眼看着中午又要放学了,她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手机截屏显示,何思云的报警电话时间是2017年5月26日10时50分。

    之后的细节,多家媒体均有报道,一个小时后,涉嫌猥亵女童的犯罪嫌疑人谭家权被警察带走。目前,当地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谭家权刑事拘留。

    疑惑

    在微博长博文中,何思云指责教育局局长李杰清面对十余名女童受到猥亵不闻不问。针对何思云的指控,李杰清局长却另有说法——

    李杰清称,事发当天,何思云以家长的名义向她报告了此事,“我回她马上报警,然后我马上打电话给校长了解情况,并要求他们马上报警”。同时李杰清称,学校报警的时间是“5月26日上午10点46分”,要比何思云的报警时间提前4分钟。

    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称,报警电话就是他本人拨打的:“我于(5月26日)9时53分立即向教育局分管领导报告此事,并于10时46分向当地派出所领导以电话报警。”

    然而,根据何思云提供的手机截屏,自2017年5月25日18时12分至26日10时35分,何思云共给李杰清发了三条短信,这三条短信均没有出现以家长的名义报告此事或类似的字样。

    同时,何思云提供的手机截屏还显示,5月26日11时10分,何思云收到了李杰清的回复,内容是“建议家长尽快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若你说的情况属实,已涉刑事案件”,并没有学校已经报警的字样。从两个人的短信记录来看,等到何思云收到教育局局长李杰清的这条建议家长报案的短信时,她已在20分钟前拨打了报警电话。

    当记者把疑问反馈给李杰清,希望她提供手机截屏来证明自己所说的情况属实时,李杰清回复说:“我换了手机,没了,印象是这样。找公安看能否恢复。”

    争议

    何思云微博发文指控校长杨集作一直“低调处理”。但杨集作对此予以否认,在给记者发来的信息中,杨集作说:“以我的党性以及作为一个从事了34年教育工作者的职业操守向您保证!——我怎么可能会对学生受伤害无动于衷呢?”

    杨集作称,当他得知本校女童被猥亵的报告后,即要求相关人员在“做好学生隐私保密工作的同时继续排查了解”,但“由于在该托管机构托管的学生较多,排查了解工作持续到5月26日上午”。

    显然,何思云指控的“低调处理”校长杨集作并不认可,他说那段时间学校一直在“排查了解”。

    无论是校长杨集作拨打的报警电话,还是教师何思云拨打的报警电话,事实上,就算校方真的报过警,两者只差了短短的4分钟。无论是“低调处理”,还是“排查了解”,一个不能改变的客观事实是,学校校长杨集作知道了这件事,教育局局长李杰清也知道了这件事,但十余名遭受猥亵的女童当晚又回到了遭受猥亵的托管机构。

    而这是何思云最不能理解的事。

    假证

    何思云今年27岁,2014年本科毕业于桂林理工大学,学的是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当年9月,以特岗教师的身份考入思旺镇中心小学。按照当初的约定,如果三年的试用期已满,将会在今年9月给予转正,届时享受事业单位教师编制。

    何思云在微博中声称,“自己的存在影响了当地的名誉”,报警没多久,就遭到了平南县教育局的打击报复,教育局以她持有伪造的教师证为由,通知她下学期不用再到学校了。

    针对“打击报复”的说法,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清予以否认。她说,平南县教育局于今年4月开始对全县服务期满三年的中小学特岗教师进行转岗资格核验。在核验中,发现何思云的教师资格证是假证。根据“桂教特岗[2014]2号”文件中“对于服务期满3年且还未取得教师资格证的特岗教师,3年后不能转岗”的有关规定,“我局依规对不符合转岗条件的何×云不予以转岗”。

    “跟她报警毫无关系,无非是时间刚好凑在一起。”教育局局长李杰清称。

    何思云并不否认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是假证,但她坚称,该证是自己上大学期间通过一家培训机构考试取得的,完全不知道是一张假证,自己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这个证我用了三年,此前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是假的,我还用它评上职称了呢。”何思云说,考取教师证并不难,自己完全没必要造假。

    谁是谁非?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肖婷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