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权益

北京森熙教育被指虐童儿童特教如何监管?

作者:田珊檑  来源:中国妇女报  发布时间:2017-08-15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田珊檑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北京一家名为森熙教育的自闭症康复机构涉嫌虐待儿童。一些家长称由于发现他们的孩子身上有伤痕,便到森熙教育朝阳校区调取监控记录。结果发现,孩子在这里曾多次遭到老师的粗暴对待。而所谓的专业训练,大部分时间只是老师陪着孩子看电视。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学校已经停课整顿。

  家长:孩子的身心受到伤害

  “这半年的时间,孩子最宝贵的治疗时间给耽误了。”北京的家长刘女士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她的孩子今年3岁,由于孩子胆子小,不太愿意表达,2016年11月份来到北京森熙教育朝阳校区接受治疗。半年的时间内花费6万多元,不仅没看到孩子的进步,孩子晚上还时常做噩梦,一直喊怕黑。刘女士曾发现孩子身上有被掐伤的痕迹,脚腕上对称的伤口,起初没在意,以为是孩子不小心弄的。后来其他家长反映类似情况,才觉得不对劲。

  北京通州的家长王女士为了让2岁多不喜欢说话的孩子接受更好的语言训练,去年11月28日,一家人从通州搬家到邻近森熙教育朝阳校区租房。半年的时间内,租房加学费花费近10万元,孩子几乎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过,孩子头部也曾有受伤的痕迹。每次送孩子去学校,孩子的反应很激动,虽不会说话,但拼命往外逃。由于学校隐私化的教学方式,她无法知道孩子在学校究竟经历了什么。

  另一名家长王先生出于同样的担心,日前和十多个家长一起强制查看了森熙教育朝阳校区的视频监控。发现老师确有强行拉、拽、拖、体罚等粗暴对待学生的现象。而他的孩子一上午3个小时的上课时间,除了十几分钟的训练,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是在教室看电视。

  “我们花了这么多钱便算了,可是孩子的治疗时间给耽误了,我们需要一个说法。”王先生说。

  “我们的诉求就是全额退款,由于孩子受到身心的伤害,我们申请精神赔偿,涉事机构和老师也应该得到法律的制裁。不能再让其他孩子受到伤害。”刘女士说。

  校方:我们的教学理念没问题 会尽快复课

  据悉,北京森熙教育由将脑科学研究应用于自闭症儿童教育领域的专家陈启和北大学子刘禹共同创办。陈启是森熙教育理论的创始人,刘禹负责管理。“北京丰台区森熙儿童发展中心”是在北京市丰台区民政局登记注册,由北京市丰台区残疾人联合会主管。

  记者致电北京市丰台区残联,对方回复,区残联与北京森熙教育为业务指导关系,目前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丰台区民政局回复,北京丰台区森熙儿童发展中心的确是在丰台区民政局登记注册的正规机构,但并不清楚具体教学及招生情况。

  北京森熙教育朝阳校区负责人韩老师告诉记者,朝阳校区实则并非森熙教育的分校,其全称为北京阿斯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石景山工商注册,与森熙教育为委托合作关系。目前已经与家长们沟通,同意给对教学有意见的10名家长退款,其他近20位家长认同并支持学校的教学方法,如无意外,计划8月16日重新营业。

  随后,记者致电森熙教育创始人陈启,陈启认同韩老师的说法,并回复称,此次事件森熙教育的确存在管理上的疏漏,但森熙教育的理念不存在任何问题,它能让95%的自闭症儿童完全回归正常生活。森熙的先进理论和治疗方法在全球属于独创,如果中国能继续推广,只要8年的时间就能治愈国内所有的自闭症儿童。

  专家:自闭症儿童需要国家的政策支持、社会的关爱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会长姚建龙提到,这些特教机构的老师等工作人员在法律上属于特殊职责人员,对孩子负有康复、教育与看护的责任。如果他们没有尽到这些职责,反而还去体罚、虐待,甚至伤害这些孩子,在法律上属于需要从重处罚的严重违法行为。按照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刑法》等的规定,轻则构成治安管理违法行为,重则构成刑事犯罪。

  姚建龙说,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等法律严禁体罚、虐待被看护的对象。但是有一些特教机构人士以教育、康复为名义对这些特殊的孩子实施粗暴的行为。这些所谓的“教育与康复”应该有一个边界,要以不对这些特殊的孩子造成伤害为前提。目前我国自闭症特教机构非常多,其中一大原因是,国家对自闭症儿童群体的福利政策还很不完善,但不少自闭症孩子有康复治疗的需求,这让商业性营利机构有了生长的空间。同时,如果国家缺乏对这些机构的有效监管,便很容易出现各种乱象。

  姚建龙认为,为了保护这些特殊孩子,国家不能缺位。这些特殊孩子属于国家应当提供特殊政策支持的群体,国家应完善福利制度,提供从生活、康复到就学、就业、社会融入等系统的福利支持。目前我国的儿童福利已经从补缺型儿童福利发展到了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去年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其中就专门提到因残疾原因导致困境的孩子属于国家保障的范围。儿童福利制度发展的方向是普惠型儿童福利,残障儿童应成为儿童福利的重点关注或支持对象。同时,国家要加强对市场上的特教机构的规范和管理,严厉打击特教机构侵犯孩子权利的现象,做好事先的监管和预防。

  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系教授雷秀雅告诉记者,自闭症儿童具有广泛性发育障碍,这个群体病理表现比较复杂,其共同的表现有:第一,语言上存在障碍,对语言的运用和理解与正常孩子不同,表达上存在一定困难。第二,存在一定交往障碍,这部分孩子不太喜欢也没有办法进行正常的人际交往,兴趣和关注点也跟别人不一样。第三,这部分孩子在行为表现上表现得比较刻板。目前自闭症发病的原因不清,可能与基因、生产过程中脑损伤、生化反应、剖宫产等多种因素有关。目前医学治疗只能治疗因自闭症出现的身体症状,无法从根本上治愈自闭症。心理干预则成为很好的治疗方式。但因病因不同,加之自闭症孩子在语言能力、智商、情绪等方面的差异很大,便增加了心理干预的难度以及影响了治疗效果。

  雷秀雅认为,目前我国市场上的自闭症特教机构良莠不齐。总体来说,我国的自闭症特教机构中大部分的教育者是爱孩子的,他们本身就是自闭症孩子的家长,源于对孩子的爱而坚守岗位,但大部分从业者缺少科学的治疗方法,不懂得心理干预的方法,使得治疗效果大打折扣。同时,也有部分特教机构属于逐利的不良商家,这些商业机构为了迎合家长的期待而做出一些虚假的承诺。如果这部分从业人员没有爱心,又缺乏科学的治疗方法的话,当自闭症孩子出现不听话等状况时,这些没有反抗能力以及表达能力差的孩子更容易受到虐待。

  针对北京森熙教育不让家长察看治疗情况的私密性教学方式,雷秀雅认为,教育是没有私密性的,教育机构可以申请专利,但不能对家长隐瞒或不告知治疗方式与进度,家长有知情和监督的权利。从教育上来说,一种好的治疗方法也应该是可以共享的。

  雷秀雅指出,自闭症儿童的治疗与保护应是国家的行为。国家要起到主导作用,从法律上保护这些孩子的生存、教育等方面的权利。同时,从业人员不仅要有爱心,还需要具备一定的专业基础背景。政府可以牵头加强对从业机构和人员的监管与培训。从家庭上看,家长要有正确的意识,学会接纳这些孩子,学会如何应对这些孩子,学会如何通过一些专业的方法来帮助孩子提高自身能力。此外,整个社会应更多地去关注这些群体,善待他们,给他们更多的关怀和理解。

编辑:吴苏锦

风尚 更多 >>

爱的艺术 更多 >>

更多 >>人物

环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