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网首页 > 情感 > 心灵美文 >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www.clady.cn 2016-02-29 09:05:20 知音头条 我要评论

字号:T|T

在金庸笔下,有荡气回肠的英雄史歌,有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他用文字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个精彩绝伦的武侠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他的情感经历也并不逊色于自己笔下的主人公。他经历了三次婚姻,从“黄蓉”到“赵敏”,再到“小昭”,他与曾经的爱人们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3月10日,金庸先生即将迎来92岁的寿辰。作为华人文坛的武侠泰斗,在金庸笔下,有荡气回肠的英雄史歌,有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他用文字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个精彩绝伦的武侠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他的情感经历也并不逊色于自己笔下的主人公。他经历了三次婚姻,从“黄蓉”到“赵敏”,再到“小昭”,他与曾经的爱人们有着怎样的感情纠葛?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第一任妻子杜冶芬:让金庸情伤的“小黄蓉”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金庸的第一任妻子叫杜冶芬,他们的爱情萌芽于1947年的杭州。那时金庸在《东南日报》工作,因主编幽默副刊而与杜冶芬的弟弟杜冶秋认识。杜家父亲在上海行医,母亲喜欢清静,用八根金条在杭州买了所庭院大宅,平时与女儿一起住在杭州,杜冶秋则跟着父亲在上海上学,假期才来杭州。

  一天,他编的《咪咪博士答客问》栏目有这样一个问题:“买鸭子时需要什么特征才好吃?”“咪咪博士”回答:“颈部坚挺结实表示鲜活,羽毛丰盛浓厚,必定肥瘦均匀。”少年杜冶秋不以为然,写了一封信去“商榷”(或说抬杠):“咪咪博士先生,你说鸭子的羽毛一定要浓密才好吃,那么请问:南京板鸭一根毛都没有,怎么竟那么好吃?”“咪咪博士”回信:“阁下所言甚是,想来一定是个非常有趣的孩子,颇想能得见一面,亲谈一番。”杜冶秋回信:“天天有空,欢迎光临。”

  金庸在一个星期天下午登门拜访,邂逅了十七岁的杜家小姐杜冶芬。第二天,他再度登门,送去几张戏票,盛情邀请杜家一起去观赏郭沫若编剧的《孔雀胆》。之后他就成了杜家常客,与情窦初开的杜小姐双双坠入爱河。

  1948年3月,《大公报》要派他到香港工作,他不是很乐意,写信到杭州,征求杜冶芬的意见,她的答复是短期可以,时间长了不肯,所以报馆高层同意他的要求:只去半年。赴港前他去了两次杭州。3月27日,杜冶芬送他到上海,替他整理行李,送他上飞机。临别前交代他一句话:“我们每人每天做祷告一次,不要忘了说,但愿你早日回到上海。”

  据说,当年10月他们在上海举办了婚礼,许君远是证婚人。

  杜冶芬随他去了香港。他在《大公报》、《新晚报》时的老同事、上司罗孚记得,他们那时住在摩里臣山道,附近不远就是杜老志道和杜老志舞厅,所以有人就开玩笑给这位杜姑娘起了个外号,叫她“杜老志”。

  金庸曾以“林欢”的笔名写影评、编剧本,这个笔名的来历,他本人没有作过任何说明。杜冶秋说,“林”是因为他们夫妇两人的姓氏“查”和“杜”中都有一个“木”字,双“木”成“林”,而“欢”是他们当时男欢女爱、生活幸福的写照。杜冶芬在香港的几年,他忙于工作,没时间陪她,她一个人在家寂寞无聊,生活过得不愉快。最后她独自回了大陆,两人办理了离婚手续。

  罗孚说她在长城电影公司担任过场记,后来不知怎么,两人分了手。她一个人回杭州去了。金庸在《大公报》的其他同事说,“杜冶芬是杭州人,不懂粤语,在香港感到生活苦闷,加上当时查良镛收入不多,她在吃不了苦的情况下,离开查良镛。”74岁时回忆这段不愉快的婚姻,金庸依然眼含泪光地说:“是她背叛了我。”

  第二任妻子朱玫:性格刚毅的“赵敏”

  

金庸迎来92岁寿辰,他心中真爱的“小龙女”是谁?

 

  金庸的第二任妻子叫朱玫(又名璐茜),新闻记者出身,美丽能干,懂英语,比他年轻11岁。他们相恋时,他还在《大公报》。当时的同事高学逵的小孩高洁还是个小学生,一次报馆同仁郊游沙田“丽园”,目睹这位“查叔叔”带了一位文静窈窕的女朋友。“朱漆九曲桥畔,相依相偎。我们还是头一次见识什么叫热恋呢。”

  他们的大儿子查传侠出生之后,也正是《明报》草创之际,备尝艰辛,朱玫与他患难与共,成为最早、也是唯一的女记者。那确实是一段令人难忘的相濡以沫的历史。《明报月刊》初创时期,他全力以赴,日夜忙个不停,那时他们已有二男二女,朱玫除了照顾孩子,每天还要给他送饭。

  1968年的《明报》编辑会议记录表明,朱玫常以“查太”身份出席,有时称“查社长夫妇”,有时“查社长、查太”。《华人夜报》创刊,她担任社长,之后还是《明报晚报》的采访主任。

  1976年1月《明报月刊》十周年,金庸写下《“明月”十年共此时》,回忆“明月”初创,“我妻朱玫每天从九龙家里煮了饭,送到香港来给我吃。”笔下充满温情。此时,《明报》已稳居香港大报地位,《明报》王国颇具规模,他们的婚姻却出现了裂痕,最终走向离婚。朱玫很能干,对工作很认真,甚至有点固执,两人时常因为工作大吵,或许伤了查的自尊心,于是出现了婚外情。

  当时《明报》的社址,是设在北角英皇道。金庸在报馆做得累了,就常去附近的一间餐厅饮杯咖啡,提一提神,松弛一下筋骨。这间餐厅就在北角丽池附近,金庸每日都会“到此一游”,是餐厅的熟客兼老主顾。

  一日,金庸又去这间餐厅喝咖啡,突然有位年轻貌美的女侍应趋前,问他是不是金庸,他说是,大家就闲聊了数句。结账时,金庸额外给这位女侍应十元小费。这位女侍受宠若惊,因为当时物价,十元是一个不小数目,女侍应立即截住金庸,要将十元还给他。

  女侍应说,金庸是文人,靠写稿为生,赚钱是相当辛苦的,所以那十元小费,她一定不会要。金庸听罢,满心欢喜,因为想不到这位女侍应年纪轻轻,却说出这番话来。之后他们就交了朋友。

  想不到这十元小费,影响力这么惊人,不但缔造了金庸另一段情缘、另一段婚姻,亦改变了金庸与妻子朱玫的一段夫妻情。

  据闻金庸与这位女侍应,感情发展一日千里,其后更在跑马地共筑“爱巢”。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关于金庸,金庸的婚姻更多新闻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今日推荐

图文欣赏

1/5

热点推荐

  • 痴情蓝颜,要不我嫁

  • 原来,那个虫咬的苹

  • 一个感动无数善男信

  • 长大了 我要给姐姐

关于女网 - 免责条款 - 女网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中国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5 clad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