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网首页 > 妇女之家 > 女性维权 > 婚姻维权 > 反家暴 > 河南遭家暴女子被丈夫当街砍死

河南遭家暴女子被丈夫当街砍死

www.clady.cn 2016-10-17 10:14:17 中国妇女报 我要评论

字号:T|T

因长期遭受家暴,4年前,河南女子张某离家出走,去上海投奔女儿。今年3月20日,丈夫牛某追至上海要求其回家遭拒,争吵之后,牛某抄起猪肉摊上的砍骨刀当街将张某杀死。

    因长期遭受家暴,4年前,河南女子张某离家出走,去上海投奔女儿。今年3月20日,丈夫牛某追至上海要求其回家遭拒,争吵之后,牛某抄起猪肉摊上的砍骨刀当街将张某杀死。据《界面新闻》报道,10月13日,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由此揭开了张某的一生——结婚35年来,幼子被杀,长期遭受家暴,多次出逃被找到,怀胎4个月被打致流产,出走4年后被丈夫找到残忍杀害。

  牛某,1952年生,初中文化,农民,家住河南洛阳市偃师市翟镇宁北村,因涉嫌故意杀人罪,2016年3月2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事拘留,同月30日经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逮捕。

  公诉机关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在庭上出具了牛某所在村治保主任于5月18日作出的证言证词。证词称,牛某夫妻俩矛盾由来已久。1988年,牛某姐姐精神失常,砍了牛某的儿子和女儿,儿子当场死亡,女儿脸上至今留有伤疤。

  失去幼子后,牛某为了再生儿子,要求张某立即做输卵管愈合手术,否则不让母女俩回家。张某无奈之下只好住在娘家,牛某三番五次前来骚扰,她怕母亲生气,住到了别处。

  张某曾逃到新疆被丈夫追回要求做手术,并以卖女儿相威胁。无奈之下,张某被迫同意,做完手术后的张某被送到病房时,牛某听说手术未成功,又对其进行殴打。

  村治保主任证词称,1990年的一天,张某被丈夫殴打致下身失去知觉,20多天不能走路。在张某怀胎4个月时,牛某的一次殴打致使孩子胎死腹中。在该主任看来,张某忍受了非人的待遇、肉体的伤害、心灵的创伤、身体的劳累。

  张某和牛某的大女儿也证实,父亲脾气暴躁,经常殴打母亲。她提及,小时候经常听见母亲在房间里哭,看到母亲的脸每次都是红肿、有瘀青。记忆中,家暴成了父亲的习惯,稍有不顺心的事情就要施暴,而且每次都将母亲往死里打,她和弟妹见到母亲经常遭受家暴,心理受到很大创伤。

  牛某妹妹的证词也提及,牛某对张某“打了一辈子”。

  在失去一个儿子之后,张某又为牛某生了一双儿女,加上大女儿一共养育了3个孩子,如今最小的儿子已经16岁,大女儿也已经32岁。

  2010年,张某在牛某的一次殴打之后住进了医院,诊断结果是心脏不好。张某大女儿称,常年的恐惧和压迫使母亲承受了巨大压力。她认为,如果再不把母亲从老家接出来,总有一天母亲会被父亲打死。2012年,她偷偷将张某接到了上海,从那之后一直躲着父亲。

  牛某妹妹称,她对张某大女儿的做法表示理解。她称,张某离家出走之后,牛某一个人在家感觉很没面子,脾气变得更加暴躁。

  对于张某长期遭受家暴一事,牛某却在庭上否认“基本都是假的”。他辩称:“我杀人以后他们觉得我很坏,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在气愤的情况下说出的东西有失真实。”

  庭上,张某的两个妹妹坐在旁听席,牛某的辩解一度让她们感到生气而表示反对。庭审后张某的大妹透露,姐姐遭殴打时她还曾去劝架,却遭牛某持刀相向。“我们都很怕他,我姐姐也怕他。”她说。

  2016年3月20日上午,张某大女儿突然接到附近集贸市场一肉摊店老板的电话,称她爸爸找到了她妈妈。她在证词中说,当时感到很害怕,赶紧打电话报警,但由于说不清地址,只好赶去现场。当她还在路上时,又接到一通电话,得知自己的父亲杀了母亲。

  公诉机关提供的目击证人证词显示,当时牛某一手将张某的头按住,拿刀往头部砍,他出去之后又拿了第二把刀回来砍了几下。现场勘验记录及证物DNA鉴定也显示,现场一把砍骨刀和菜刀有疑似血迹、被害人毛发,被害人头部、颈部、手部均有创伤,其中大伤口有7处,10厘米以上伤口有5处,最终致死原因为颈部静脉破裂而失血性休克死亡。

  牛某在庭上承认杀人,但否认了用手按住、用两把刀、再次折回等细节。

  公诉机关在庭审中指出,嫌犯杀人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气焰极其嚣张,社会危害性极大,建议法庭判处死刑。

  牛某辩护人表示对故意杀人罪没有疑义,但在量刑上请法院酌情考虑。

  公诉机关表示,根据相关法律,75岁以上嫌犯方适用从轻处罚,但75岁以上,若杀人极其残忍,也适用死刑。此外,被告殴打被害人多次,此举实属刑事犯罪,此次杀人根本就是家暴的延伸,不存在所谓偶然性。

  庭审接近尾声,当审判员问牛某有何最后陈述时,牛某表示:“希望法庭根据法律该咋处罚咋处罚我,我对不起孩子,对他们打击太大。”

  据张某妹妹介绍,张某最小的儿子还在老家上高中,明年将参加高考,他只知道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在法院的入口处,牛某和张某的大女儿戴着口罩,始终坐在椅子上,面对法院的出入口,等了两个半小时。她没有出席父亲杀死母亲的这起庭审,当记者试图采访她时,她断然拒绝,匆忙离开。

  法官表示将择日宣判。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今日推荐

图文欣赏

1/5

热点推荐

  • 不堪家暴女子杀夫

  • 李阳:我是家庭暴力

  • 家庭暴力现状触目惊

  • 婚姻法新解释 “

中国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5 clad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