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网首页 > 妇女之家 > 家庭生活 > 家庭美德 > 道德楷模 > 好嫂子李余霞:柔肩挑起家庭重担 视侄子侄女如

好嫂子李余霞:柔肩挑起家庭重担 视侄子侄女如亲生

www.clady.cn 2016-05-05 09:20:30 中国文明网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49岁的李余霞,嫁进马家已经有26个年头。一嫁进来,丈夫马浩瑞能干,公婆慈爱,还有两个年轻的小叔子,李余霞还顺利生下了一个儿子,怎么看,都是幸福的一家人。然而,谁能想到,生活的不幸接二连三地降临到这个家庭。

    冬月寒冷的风刮在脸上,如刀割般凌厉。天还没亮,永昌县红山窑乡毛卜喇村五社,乡村公路旁的一座农宅里已经亮起了灯光。女主人李余霞早早起床,拨旺了炉火,简单洗漱后,叫醒热炕上还在熟睡的小侄子,喊他起来穿衣服洗脸的空隙,炉子上的早饭就快做好了。

  10岁的小侄子马学孟吃了伯母李余霞做的早餐,利索地收拾好自己的书本文具,背起书包,在伯母殷殷的叮嘱中,出门上学去了。

  农闲的冬季,李余霞不能像其他农妇那样捂着热炕话家常,也不能和别人一样抽空出去打打零工挣点零花钱——丈夫的两个弟弟还等着她一顿不落地去做饭,照顾他们的生活。

  

\

  勤劳质朴的李余霞做饭的时候脸上常挂着笑容。图片来源:金昌文明网

  “这个家这么难,我们一分就散了”

  看着妻子忙里忙外,稍显凌乱的家在她手中逐渐变得干净整洁,马浩瑞不禁感叹:“自从娶了这个媳妇儿进门,这一大家子的吃喝都着落在她一个人身上,照顾生病的弟弟们,服侍年老的父母亲,养活年幼的侄子侄女,真是多亏了她,也让她受尽了太多的苦。”

  49岁的李余霞,嫁进马家已经有26个年头。一嫁进来,丈夫马浩瑞能干,公婆慈爱,还有两个年轻的小叔子,李余霞还顺利生下了一个儿子,怎么看,都是幸福的一家人。然而,谁能想到,生活的不幸接二连三地降临到这个家庭。

  婚后不久,马浩瑞的小兄弟马浩高便得了精神疾病,全家人全力以赴给他求医治病。经过一年多的治疗,马浩高的病情有所稳定,可马浩瑞的二弟马浩俭又得了肾上腺肿瘤,李余霞两口子又带着二弟到处看病,这一看就是四五年。

  1997年,马浩俭在哥哥嫂子的悉心照顾下,身体康复,准备要结婚,可家里的钱为他看病耗光了。为了能让他顺利把媳妇娶回家,李余霞跑回娘家,向哥哥们借钱凑出了举办婚礼的钱。照理说,二弟婚后,他们可以分家过自己的日子了。可弟媳妇有轻微的弱智,口齿不清,劳动能力差。看到这种状况,李余霞把分家的念头打消了,悄悄地对丈夫说:“再等上几年吧,你看这两口子,病的病,弱的弱,啥时候才能翻身?等他们的生活过得好一点了,我们再分出去吧。”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几年,他们再也没有提过分家的事。

   15年后,日历翻到2012年,马浩瑞年近90岁的父亲去世了。李余霞两口子开始料理后事。丧事第二天,村里的亲戚朋友应李余霞的邀请来帮忙做宴客的馍馍。就在这一天晚上,二弟马浩俭的妻子却被发现晕厥在厕所,再也没有醒来。厄运再次降临,出殡那天,马家一前一后抬出了两副灵柩,李余霞哭得眼泪都干了,而李余霞的婆婆遭遇这样沉重的打击后,一病不起,时而糊涂,时而清醒。

  弟媳撒手而去,可怜一双儿女还未成人,而婆婆也病倒在炕上,一大家子的生活又被乌云遮得暗无天日。“人死了眼睛一闭啥也不知道了,可活着的人还得活啊,这一大家子人老弱病残,该怎么活?难死我了。”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全部压在李余霞这个女主人身上。

  “丈夫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这么难,我再不管,就没人管了”。面对生活的重担,李余霞哭干了眼泪,便不再抱怨。

  婆婆瘫痪后,生活无法自理,每顿饭,李余霞都亲自端到老人跟前,一勺一勺喂着吃。老人经常大小便失禁,弄脏了衣裤和被褥后,她也毫无怨言地清洗干净。

  2013年4月,李余霞近80岁的婆婆也撒手人寰,这个家又少了一名成员。

  而弟媳去世后,留下12岁的女儿马学慧和8岁的儿子马学孟。尤其是侄女马学慧,在1岁左右的时候,从炕上摔下来导致左腿小腿骨骨折。当时,孩子摔伤后,也是李余霞两口子带到医院里给治疗。尽管李余霞夫妇带着马学慧四处奔走求医,先后做了好几次手术,马学慧的左腿还是没有恢复好,折断的地方没有愈合还慢慢地鼓出了一个大包,透着皮肤都能清晰看到断腿处错落的骨骼。腿上的伤势也影响了她全身的发育,如今已经18岁的她,身高却和9岁的孩子差不多。

        说起侄女马学慧的伤势,李余霞起身到炕的另一头,从墙上挂的相框上取下一张照片,这是一大家成员的全家福合影。李余霞反复摩挲着照片上马学慧的脸,眼眶都红了:“现在每次一想起慧慧的伤腿,我的心里就翻江倒海般地难受,长得多让人心疼的孩子,以后可怎么办啊!我多么希望这个残疾在我身上。只要能让她健康,我做什么都愿意。”

  李余霞对待这两个孩子,比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还要上心。她说:“丈夫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兄弟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孩子,这些年,都是我在照顾着他们,总感觉自己又多了一个儿子一个闺女,他们也愿意亲近我。”家里有了好吃的,她自己舍不得吃,总留给那两个孩子。别人家的孩子穿了新衣服,她也要努力让自己的侄子侄女穿戴得整齐干净。让侄子和侄女感受到亲人的关怀,健康平安地长大成人,是李余霞当下最期盼的事。

  两个孩子在她的教育下也很懂事。侄女马学慧上初二了,在城里寄宿读书的她,已经学会自己洗衣服、做饭。她说:“这些年,大妈照顾我们太辛苦了,我干点力所能及的活,她也能轻松一些。”

  “照顾这个家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

  再次回顾起这些年经历的风风雨雨,李余霞显得很平静:“这个家已经这样了,总不能看着他们吃不上穿不上吧,多少年来我都已经习惯了。”

  说着话,眼看着快到中午,李余霞和马浩瑞一起出门,来到了离家不远的老宅子。这个老宅子是李余霞最初嫁进马家时住的地方,自从婆婆去世,丈夫的大弟弟马浩俭和小弟弟马浩高两个人合住在这里。为了让他们能吃上口热饭,穿上干净暖和的衣服,李余霞每天都奔波在两家之间,打扫卫生,洗衣做饭。

  推开屋门,屋子里暖洋洋的,马浩俭不在家中,一早就出门去放羊了;马浩高穿着一身迷彩套装,看上去气色很好,正坐在屋里看电视。患有精神疾病的马浩高,在家排行老小,身板却是三兄弟中最结实的,近几年,他积极配合治疗,病情已基本稳定,神志清醒,精神面貌也不错。

  

\

  李余霞为侄女梳辫子。图片来源:金昌文明网

  对两个小叔子而言,嫂子是这个世界上难得的好人。小叔子马浩高说:“换了别人,能这样照顾我们这么多年吗?我们一直在一个锅里吃饭,嫂子却从不给我们脸色看,如果不是她,我们的家早就完了。”

  李余霞一进家门,就开始忙碌,把摆乱的毛巾、香皂归置起来,炕上也被她三两下就收拾干净。说话间,她挽起了袖子准备和面、炒菜,而小叔子马浩高也在马浩瑞的帮助下,按时吃了药,准备吃饭。

  李余霞的儿子马学孔在新疆工作,此时正巧趁着短暂的假期,回来看看父母亲人。这会儿,他正跑出跑进帮着母亲干些活。从小见惯了妈妈对这个家的付出,马学孔体恤父母不易的同时,也努力读书,考上了中国石油大学,毕业后还在新疆谋了一份工作,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让这个家变得更好。

  “对我来说,两个叔叔从小都对我特别好,我的弟弟妹妹也很听话,我不觉得他们是我们家的负担,因为我们就是一家人。我妈对他们的关心和照顾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深入我们一家人的骨子里。”马学孔说。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今日推荐

图文欣赏

1/5

热点推荐

  • 帮孩子理财 侧重大

  • 白领家庭应该如何理

  • 成熟期家庭应如何理

  • 八成珠海人理财首选

关于女网 - 免责条款 - 女网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中国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5 clad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