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网首页 > 新闻 > 人物 > 草根英雄 > 四川小伙历时一年寻找房东 只为归还数十元电费

四川小伙历时一年寻找房东 只为归还数十元电费

www.clady.cn 2012-01-05 10:33:16 环球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曾在南京工作过的85后小伙张孝成,离开南京去四川工作后,一直有件“心事",他希望能找到之前的房东王姐,还掉几十元的电费。

  

\

 

  左侧为小张租住的房间。陈婧摄

  

\

 

  小张当时租的房子,对面即是沪宁高铁。陈婧 摄

  曾经在南京工作过3年多的85后小伙张孝成,离开南京去四川德阳工作后,一直有一件“心事”放不下来,他希望能找到之前的房东王姐,还掉几十元的电费。2011年初离开南京时,他跟房东说,最后一个月的电费一定会补交,但由于手机丢失,他又没记下房东的号码,就此与王姐一家失去联系。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他苦苦寻找,还专程从四川返回南京,找到以前的租住地,但由于将要拆迁,那里已成了空楼。他又到房东王姐丈夫所在的油运公司蹲守了8天,但依旧没有等到。他说:“王姐一家对我非常好,他们曾给了我很多关心与照顾,我不能就这样一直欠着他们。”

  本报记者 陈婧

  帖子

  一个月电费没付 小伙惦记了一年

  《求助:寻找家住龙江的王姐,了却我一件遗憾的事!》,日前记者在西祠网站上看到这个帖子。细看下来得知,发帖人小张是徐州人,2007年的时候毕业并在南京工作,2010年的时候,在下关区水关桥油运小区租房子住。

  他在文中说,房子是一个单室小套位于小区最南边,是一个两层的“小二楼”,“房主是一对夫妻,人很好,特别是女房东。”2011年初因工作原因离开南 京,走的时候说好会记得补电费,“一个月的电费不会太多,但是我当时是答应的,到四川后,没多久我手机就被偷了,原来房东的电话都没了,我觉得不管怎么, 我要还自己的良心账,不能让王姐他们为我埋单。”

  虽然一年过去了,但小张怎么也放不下这事,可苦于基本不知道王姐夫妇的任何具体信息, 甚至连准确的姓名都不知道,寻找一直无果。“王姐是住龙江,好像在什么制药公司上班,她先生在大桥南路的油运大厦上班,油运小区的房子就是公司分给他们 的,”他只知道这些信息,“如果有谁知道,希望能帮帮我!如果王姐能看到,一定要联系我!”

  小张的帖子字字诚恳而着急,但怎么会就为了几十块钱,而找了一年都不放弃呢?难怪有人会说他是“吃饱了撑的”,记者的留言也如石沉大海,直到昨天,记者突然接到小张的来电。

  回忆

  低落时,王姐成小伙“精神导师”

  他从王姐身上学到豁达和宽容

  小张叫张孝成,是位85后,2007年毕业后就在南京上班,2010年4月份通过西祠找到了王姐的房子。“是老房子,硬件有很多不太好的地方,所以王姐 一开始就说出需要注意哪些方面。”“哪些地方不行,随时联系我”,小张说王姐留给他最深的印象就是豪放、干脆、爱笑,果然之后他遇到房子任何问题,只要说 一声,王姐和她丈夫就会赶过来。

  很多时候她还会主动问,比如灯管用时间长了,会嗡嗡地响,过一段时间她会问问灯管是不是要换了,像这样的点点滴滴的小事,王姐都会帮他先着想。有几次,王姐夫妇回家会开车多走点,把小张送到公司,他总是很过意不去。

  让小张感念的是,王姐给他精神上的劝导和鼓励,“王姐劝导人的时候很细致也有方法,会举例子。”当时他刚从一个公司辞职到河西广场一个商场工作,级别不 升反降,压力很大,“那时真的是既迷茫又低落,有一次她就跟我提起自己的女儿和侄女的事,当我提出不同的观点,她突然转到我的事情上,原来她说那些都是为 了劝导我的。”偶尔还会讨论一些跨年代的话题,而王姐的话经常让他觉得很有智慧。小张说这些都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房东会对房客有这么多关心,“尤其是一个 人在外边,谁会这么关心你啊,觉得真的蛮温暖的”。从那时他们也从租赁关系变成了朋友。

  小张说他经常从不同的人身上学习到不同的品质,而从王姐身上学到的就是豁达和宽容。“她是在我精神上有困难的阶段,给我力量和方向的一个人”。

  遗憾

  去四川丢手机没还钱,成心头负担

  很怕被王姐误会,我必须要守信啊

  2010年12月份,王姐的丈夫告诉小张,房子可能要拆迁。“2011年1月2日,我要去四川,他退了我2500元钱,”其中500元算补偿的“违约 金”,尽管小张一再解释不是因为拆迁而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才搬走的,房东还是硬把500元塞给了他。但当月消费的电费却没有算,已经要上火车的他发短信给房 东,说到四川后一定把钱汇过来。

  “正月十五晚上我却把手机丢了,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很多南京朋友的号码没有了,第二反应就是,糟了,王姐 的钱还没还!”随后,他到家里翻箱倒柜,试图找到当初跟王姐签的协议或者付钱凭条上的一些信息,结果什么也没找到。虽然钱不多,但想到王姐对自己的种种关 照,怎么能让她为自己买单呢,而且是自己说过的话啊。“这是我亲口承诺的啊,然后人就莫名其妙消失了,王姐会怎么想?我必须要守信啊!”

  极其失望的小张在大学群里说了这件事,并拜托同学帮他留意一下。其中一个同学听后用一种完全无法理解的口气,玩笑说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这也很正常, 一般人都会觉得怎么会为了几十块钱,辗转周折去找人还了呢。”随后他嘱咐另一个知道他之前住地的同学帮忙,得到的回复是,每次经过那边时,都会去敲敲门但 都没有人。几个月过去了,这件事一直压在小张心上,他想自己回来找一次。

  寻找

  再回到曾经的租住地,人去楼已空

  曾在房东丈夫单位门口连续蹲点8天

  2011年5月20日,趁工作不太忙,小张踏上从四川德阳到老家江苏徐州的火车,23日直奔南京,只为一件事,就是找到王姐一家。“虽然我在南京生活过 好几年,但那次好像第一次来一样,因为太兴奋了,心里只有一件事,而且马上就要做到了,马上心里就能舒服了”,言说当时的心情,小张依然激动不已,场景清 晰如昨日。

  为了赶上房东上班的时间,24日早上6点小张从新街口坐上到下关大桥南路的公交车,一路上都是迫切的心情,不到7点就赶到了王姐丈夫上班的油运公司门口。“一直等到9点半也没看到王姐的丈夫,却招来了保安,他问我等谁这么长时间,”可小张还是没法跟他描述。

  无果,小张立刻赶到油运小区原来住的“小二楼”,“楼还没有拆,但里面已经没有一户人家了,也没邻居可问了”。小张回到宾馆,中午吃点东西,下午3点他 再次出发,到油运公司门口一直等到7点半。就这样一天站了6个小时,这对于之前做销售要半天半天站着的他,并不是大问题,“那时候也不觉得累,因为心里抱 着希望很兴奋”。兴奋的状态持续了3天,第4天他真的开始失望了,但接下来他每天还是6点出发,9点半回,下午3点再出发,晚上7点半回。

  他说与他心情相呼应的是等待的姿势和天气,“前3天都是站着等,后面几天就蹲着或者买份报纸坐地上等”,他说很应景的是,后面几天都下起了雨,他就打着伞,拿份报纸,找个干净的地方坐着,盯着进进出出的人。

  7天之后他终于决定不能再这么漫无目的地等了,便买了5月31日下午3点的票。但当天上午7点还是再次站到了油运公司的门口,这一次一直等到11点。

  小张临行前就一直告诉自己“只注重过程,别那么在意结果”,但当结果真的来临的时候,他发现很难不去在意。30个小时的车程,他躺在卧铺上,不聊天不赏 景,“真的是很失落”。他打算今年过过年,再来南京找找,他说如果再见到王姐一家,他会尽量让他们收下电费,告诉王姐自己因何不联系他们的,在以后逢年过 节的时候,相互问候下,作为朋友一直保持联系。

  结局

  记者多方寻找到王姐

  王姐:他太认真了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小张所说的水关桥油运小区。“已经1年多都没人住了,那边就是沪宁高铁了”,在一位唐阿姨的指点下,终于在小区的最南边找到了这排 “小二楼”。“这是个自管小区,没有物管,也没有业委会”,油运小区所属的象山社区工作人员刘女士建议记者询问油运公司。

  记者赶到油运公司,在物业处邓先生的热心帮助下,终于与王姐取得联系。经过记者牵线,小张终于和房东联系上了

  “这件事太小了,没什么的”,接到小张电话的王姐非常吃惊,坚决不要几十元的电费,事实上他们双方都不知道具体是多少钱。“在外打工都很不容易,我们也没做什么,小张这个小伙子心很好,几十块钱记了这么久”,小张的坚持让王姐和她先生很是意外。

  “其实跟之前想象的差不多,王姐他们不会收下这个钱。但能取得联系,以后可以到南京再拜访他们就挺好的了。”小张终于稍感欣慰。

  多说1句

  感谢这样的“信义”

  湖北有对“信义兄弟”,讲的是湖北孙水林兄弟俩每年都会在年前给农民工结清工钱,2009年底哥哥孙水林为赶在年前给农民工结清工钱,在返乡途中遭遇车 祸遇难。弟弟孙东林为了完成哥哥的遗愿,在大年三十前一天,将工钱送到了农民工的手中,兄弟俩的诚信之举深深打动了全中国的人。

  本文讲述的小伙张孝成也信守“一诺千金”,也可以称为“信义小伙”。找不到老房东,他一直在寻找,“还钱是我的亲口承诺,然后人就莫名其妙消失了,我必须要守信啊!”

  人无信不立。公平、正义、诚信、道义,是人类社会必须坚守的基本价值。但是,信义的缺失,一定程度上,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虽然张孝成还钱的事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们还是应该感谢他在这个寒冷的季节里,给我们带来的温馨和感动。编者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今日推荐

图文欣赏

1/5

热点推荐

  • 山东“勇敢女孩”闯

  • 江苏南通市大中专学

  • 夫妻微博卖房救患病

  • 骨癌少年盼与象棋大

关于女网 - 免责条款 - 女网招聘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中国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5 clady.cn